第一章

 

月色朦朧,徐徐的夜風吹過靜謐的社區。楚亦漠在家張羅晚餐,當他從冰箱裡拿出蔬菜跟肉類,思忖著今晚要煮什麼菜時,清脆的門鈴聲響起。

來人是誰?今天雖是週末可沒約任何人來,難道是跟他分手的女朋友白若蘭跑來了,若是這樣不去開門要好些。白若蘭是母親介紹給他的女朋友,家境殷實,面容秀麗,碩士畢業後就投身秘書行業,平日裡他們各自忙碌,相處時間不長卻沒因這個理由起過爭執。

直到發現白若蘭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才知道他們之間存有很多問題。她主動提出分手,理由是跟他在一起沒有感受到愛,順便光明正大地告訴他兩人走不下去。

既然這樣也不好糾纏,如白若蘭所言,他沒愛過她,跟她在一起是為應付母親的逼婚,所以分手了也沒感到痛苦。

沒想到三個月後,因為工作關係再次遇到白若蘭。這一次她以公事為由找他,與他談合約的各項細節,知曉他單身,暗示想跟他繼續做朋友,他沒那意思,也不想再深入交往,於是客氣地回絕了。只是她糾纏不休的用各種理由登門拜訪,纏得想起她就煩,他不喜歡她,對她也沒好感,好不容易被甩掉了,才不想再被她黏住不放。

聽著不依不饒的門鈴聲,楚亦漠皺起眉,硬著頭皮來到門邊,透過門板上的貓眼看到外面站著一名陌生男人,下意識拉開門。「你找誰?」

「你好,我是黎珣,請問屋主在嗎?」黎珣客氣地詢問,他在網上看到這有房要出租,於是確定好位置,一下班就來看房。

「屋主?」楚亦漠下意識地重複,並來回地打量黎珣。他很英俊,大約二十歲上下,身材修長又挺拔,穿著剪裁合意的白襯衫,修身的黑色牛仔褲,那褲子的側面留有古典的花紋,簡單的奢華,配上一雙英倫風格的黑色短靴,平添了一股說不出的優雅。他靜靜地望著他,一雙微向上挑的眸子又深又黑,他的脣很薄,卻不會給人尖酸刻薄的感覺,因為那脣色澤很美帶著絲誘人的紅,一瞬間覺得驚豔。

注意到他不吭一聲,黎珣眼底浮起一抹疑惑:「先生,你怎麼了?」

「沒什麼。」楚亦漠收回唐突的目光,不動聲色地問,「我是屋主,你有什麼事?」

黎珣看了他一眼,鎮定自若地問:「這裡不是有房要出租?」

「是的。」楚亦漠聲音平淡,自從上個月母親移民法國,唯一的弟弟去法國念書,三室兩廳的公寓一個人住,由於還沒結婚,用不了太多空間,因而決定分租一間臥室出去,他想屋裡多個人就沒那麼冷清。

「我是來看房的。」

「那事先怎麼沒打電話?」楚亦漠狐疑地問,他在網上跟社區公告欄裡發了租房資訊,要看房的事先會打電話預約。

黎珣簡單地說:「我在網上看到租房資訊就過來了。」

「哦。」看來眼前的人很迷糊,一般的人租房,事先會電話確認房子租出去了沒有,才會親自過來看。

「請問房子租出去了嗎?」眼見他對租房沒熱忱,黎珣開始懷疑是不是來晚了。

「沒有。」沒想到他也會想到這點,楚亦漠失笑地說,最近看房的太多,什麼樣的都有,到現在他都沒確定要合租的人。

「我可以進去看看嗎?」黎珣迫不及待地問。

「當然。」楚亦漠眼底波光瀲灩,不知為何對眼前的男人印象不錯,願意跟他交談甚至很熱心的跟他介紹,「要分租的是最裡面的臥室,房間裡有床、書櫃跟其他傢俱,另外,客廳、餐廳、廚房、冰箱、這些地方你都可以使用。」

「嗯。」黎珣看了要租的臥室,臥室寬敞又乾淨,有床跟傢俱,他滿意地問詢楚亦漠,「可以把房子分租給我嗎?」剛來這棟公寓觀察了四周,這裡治安很好,二十四小時有保安值班,樓下有大型超市,附近就是公園,交通便利,步行一分鐘到車站,而最主要的是離他公司近。

「你一個人住嗎?」楚亦漠的目光追隨著黎珣,問出在意的事,他不想將房子分租給情侶,那會很吵,若他不是一個人住,他會不客氣地請他出去。

「一個人住。」黎珣鄭重地答,一轉頭發現楚亦漠離得他很近,這麼近的距離裡,他的睫毛又長又密,皮膚光滑細白,脣線優美,俊美到妖異,卻帶著一股冷硬的男子氣,全然沒有那種讓人不舒服的媚,只是他的個頭比自己高,這讓他有些不高興。

「那沒問題。」眼前的男人,乾淨又爽朗,他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絕,於是想也沒想地答應了。

「房子的租金跟押金是多少,需要什麼手續?」黎珣問,他在法國上大學四年都在外租房,不過相對的在法國租房程式很麻煩,付得起房租也要家屬簽字認可,當時他還特地找了姐姐去簽字,而在國內應該不需要那麼麻煩的手續吧。

「不用別的手續,房租一個月三千,包括水、電、瓦斯費,一次性交清半年,需押一個月房租,有問題嗎?」

「沒有。」黎珣搖頭,在決定養活自己開始,他就在法國打過工,也攢了一筆積蓄,要支付這筆錢還是綽綽有餘。

「這是我的證件。」楚亦漠掏出證件遞給黎珣,他覺得既然住在一起,給室友看證件是必要的。

同樣的黎珣也掏出皮夾,將身分證遞給楚亦漠:「這是我的。」

「你二十二歲?」楚亦漠吃驚地看著他,他比自己所想的還要小,當然可能是自己大他八歲,理所當然的覺得他小。

「嗯。」黎珣應了聲,哪裡曉得眼前的男人想了什麼,他覺得楚亦漠很年輕,沒有三十歲的樣子,可能跟他的容貌有關,一張俊美的白皙臉蛋,烏黑的及肩髮絲,微微上挑的眉角,配合脣邊的優雅笑容,使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小很多。

「你是剛畢業的學生?」楚亦漠看著黎珣,剛畢業就出來工作的,不是沒多少積蓄,他的租金是不是高了,讓他交了房租就傾家蕩產。

「是的。」黎珣輕笑地勾起脣,抬起頭看著楚亦漠,「楚亦漠?」

「嗯?」楚亦漠渾身一顫,心怦怦直跳,不是初次被人叫名字,可沒有一次心情會特別,可能正是因為這樣的特別,才沒有猶豫的讓他住進來。

「很高興認識你。」黎珣笑著伸出手,臉上的笑如初春一般的朝陽,那麼的溫暖,那麼的明亮,令楚亦漠下意識握住他的手。「我也是。」

風吹起臥室的窗簾,柔和的燈光灑在兩人身上,暖暖的,楚亦漠俊美的臉上浮起一抹笑意,深邃的眸子凝視著眼前的男人。「你做什麼的,在哪裡工作?」

「我是設計師,公司就在附近。」

「這樣挺好,工作的地方跟住的不遠,以後上班也沒那麼辛苦。」楚亦漠望著他,好聽的聲音像他溫和的氣質,散發出一種與生俱來的優雅。

「那是。」黎珣點頭,先前住在家,每天上下班奔波,疲倦得不行,現在找到合適的房子了,以後上班就沒那麼麻煩。

「不早了,你今天要搬來嗎?」楚亦漠看著他,好奇地問。

黎珣想了想,再次點頭,「嗯。」今晚回去有些麻煩,公司離家遠,住家裡明早六點要起床,趕地鐵去公司才不會遲到。

「那你的行李呢?」楚亦漠認真地問,他注意到黎珣是沒帶行李的,臥室裡有床,不過沒有床單,就那麼睡一晚是不舒服的。

「還在家。」黎珣無力地答,這次失策了,早知道該帶行李的,或者開大哥的車過來,現在回去又要很晚了。

「如果你不嫌棄,今晚先跟我睡好了。」楚亦漠慢慢地開口,提出這樣的建議,他沒有任何的邪念,不過是想幫他而已,想著他年紀輕輕就出來打拼,不必要花的錢就別浪費了。

「不用了。」黎珣不假思索地說,他記得公寓下面有大型超市,今晚去那買棉被跟床單就可以,在能力有限的情況裡,他不想麻煩別人。

「怎麼會……我覺得沒必要的支出,就該省下來。」楚亦漠靜靜地說,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向來不喜歡跟別人過於親近的自己,竟然為了讓黎珣節省開支,要他跟自己睡一晚。

黎珣頓了頓,同意他的觀點,「說的也是。」他不缺錢,但也不是有錢就亂花的凱子,能不買的就不買,能節省的就省。不過眼前的人真的很熱情,他們可以說是陌生人,但因為他沒地方住就安排他在這住一晚,兩個男人睡在一起也沒什麼,慶幸他不是女人,要不然這項特權就沒了。

「我的臥室在第二間,第三間臥室我改成了書房。」楚亦漠跟黎珣說著房間位置,「浴室在陽台旁邊,陽台那可以曬衣服……」

「好。」黎珣左右張望,順便附和著楚亦漠。

「對了,你吃晚飯了嗎?」帶著黎珣將房子轉了圈,楚亦漠問著杵立在沙發邊的黎珣,因為他就待在屋裡,沒辦法忽視。

「還沒有。」黎珣看著餐桌前的男人,心中有了別的主意:「今晚我們去外面吃好了,我請客。」

「不用了。」楚亦漠面容俊美,脣邊是淡淡的笑意,「我湊巧在做晚餐,你不介意的話,跟我一起隨便吃點好了。」究竟是怎麼了,自己會輕易的讓剛認識的陌生人睡他的臥室,跟他坐在一起用晚餐,或許是眼前的人笑容爽朗,毫不扭捏的態度跟他弟弟有幾分相似,多少讓他有好感。

「那太不好意思了。」黎珣凝視著他,見他誠懇地望著自己,態度跟語氣全然沒有施捨,就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一個人吃也沒什麼意思,既然你還沒吃,那就一起吃好了。」楚亦漠柔聲地說,順便再次打開冰箱,拿出需要的食材就去廚房。

黎珣不知所措地看著楚亦漠,張嘴想說什麼,喉嚨卻像被棉花塞住般,一個字也說不出,他沒見過這麼好的人。

看黎珣那呆愣的模樣,楚亦漠察覺他被自己熱情的態度嚇到,不慌不忙地勾起脣說:「我有個跟你一般大的弟弟,他上個月去法國念書,再此之前我們一直住在一起,看到你讓我想起了他。」

「這樣啊……」黎珣釋然地笑了,原來把他當弟弟看了,那麼之前的熱情行為也得到解釋,見楚亦漠待廚房忙碌,他客氣地問,「需要我幫忙嗎?」

楚亦漠笑了,沒有客氣地吩咐他:「如果你有時間,幫我把蔬菜洗一下。」

「好。」黎珣走到廚房,接過他遞過來的青椒,開始很認真地清洗,他沒做過這樣的事,以前在法國也很少進廚房。

因為一個人住,做飯太麻煩,煮少了不夠吃,弄多了又浪費,於是一天三頓都叫外賣,要不就約朋友去餐廳,所以洗菜這樣的事還是很陌生,可現在這麼做,卻有種形容不出的興奮。

 

水龍頭裡流出的水嘩嘩地響,楚亦漠注意到黎珣一直在洗青椒,而且是沒去蒂除籽,就那樣對著水去沖,溫暖的燈光落在他的黑發上,微微縈繞著一圈銀白色的弧度,他的睫毛又長又密,悠悠地映在英俊的面容上。

他的動作生疏又僵硬,修長的手很有力,指節突出,指甲修剪得整齊而乾淨,不過因為太過乾淨,因而看出他很少進廚房。可他還是那麼認真的去做,以至於不好讓他停下來,只在他洗好後,換了簡單的給他,就這樣他們在廚房裡待了一小時,等吃完晚飯已經十點。

兩人在客廳裡看了會兒電視,楚亦漠看時間不早,去臥室找了一套睡袍給黎珣,讓他去浴室洗澡。

黎珣拿著浴袍,推開浴室的門,裡面裝潢得很奢侈,看起來他的房東不是一般的有錢,洗漱臺上有各式各樣的清潔用品,散發著很純粹的男性氣息。

黎珣脫掉衣服,穿著衣服看不出來,脫去衣服的他,有副讓男人羡慕女人愛慕的好身材。漂亮的四肢,勻稱的肌肉,古銅色的緊密肌膚,看起來是喜歡運動的男人,身板結實有力,沒有絲毫的瘦弱感。

浴室裡霧氣蒸騰,黎珣漫不經心地躺在浴缸裡,溫熱的水包裹住身體,舒緩了乏力的四肢,他舒服地瞇起眼,在浴缸裡泡了半小時,用毛巾擦乾身上的水珠……穿上浴袍走了出去,回到客廳發現沒有一人,想著楚亦漠在臥室,黎珣不聲不響地走過去,禮貌地敲了敲門,問:「我可以進來嗎?」

「進來吧。」楚亦漠正在房裡上網看股市行情,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響起,才將注意力從螢幕上轉過去,當看到黎珣穿著自己的浴袍時,視線就沒辦法自他身上移開。

剛洗完澡的他渾身散發著慵懶的氣息,那浴袍有些大,穿在他身上顯得有些鬆;袍子的質地很薄,朦朧了濕熱的霧氣後,溫順地包裹住黎珣的身體,襯得那身體很修長,很結實,看來很有力;那腰帶隨意的結著,導致浴袍的領口開得有些大,能看到他線條流暢的頸子,以及漂亮的鎖骨,他的鎖骨上凝著沒有擦乾的水珠,那水珠在燈光下晶瑩剔透,順著他的鎖骨往下滑,慢慢的,隱沒進他胸口的下方。

楚亦漠的呼吸沉了一分,一動不動地看著黎珣,黎珣渾然未知地走過來,黑色的眸子因為睏意看起來有些朦朧。「你不睡嗎?」

「我做完手上的事就睡。」楚亦漠笑著回答,發現自己的聲音異常沙啞,他窘迫地摸了摸鼻子,不明白自己怎麼對黎珣有了別的想法。

「現在不早了,有什麼事明天再做也行。」黎珣關心地說。

楚亦漠愣了愣,笑容如湖水一樣的深邃:「我知道了。」

「晚安。」黎珣輕輕地拉開深藍色的棉被,他是生活作息規律的人,早上八點醒晚上十點睡,一旦晚睡或沒睡好,就會精神不佳、渾身沒勁。

「晚安。」看著他睡下去楚亦漠將手邊的事處理完,本來還想把秘書給的文件看完,想起黎珣說的他悻悻地關了電腦,然後來到床邊,掀起被子躺進去。綿軟的被褥包裹住冰涼的身體,很舒服,有清涼的薄荷香自身邊的人身上襲來。那樣淡淡的與他身上一樣的氣息,莫名的讓楚亦漠覺得溫暖。

今晚過後他們將住在一起,這個年輕的男人,或許會給他平淡的生活增添一抹光。

 

清晨的陽光柔和的灑進來,映照在床上的兩人身上,習於早起的楚亦漠醒了過來,他懶懶地睜開眼,抬起白皙的手抵著額頭,阻擋住窗外照進來的陽光,等適應了強烈的光線,從眼角的縫隙裡瞟到牆上的鐘。

八點半!他竟然睡到八點半!以往六點就會醒,想多睡會都沒有睡意,然後有氣無力地穿衣洗漱吃早餐,折騰完這些開車去公司上班。他很久沒睡這麼沉了……以至於醒了渾身都舒坦得像重生了一般,四肢都充滿幹勁,不過他的胳膊有些僵,有些酸脹,仿佛被什麼硬物壓了一晚上似的。

楚亦漠順著胳膊望過去,一個黑色的頭顱壓在他胳膊上,那烏黑的髮絲貼著他的肌膚,軟軟的,那被黑髮遮擋住的臉蛋棱角分明,仔細一看,黎珣正蜷縮在他懷裡。

楚亦漠笑了笑,是因為黎珣在旁邊,溫熱的身體貼著他才睡得那麼好,他不記得自己跟弟弟睡一起,也能睡這麼好。

他悄悄地抽出胳膊,讓黎珣乖乖地躺到枕頭上,而他的胳膊一恢復自由,那酸脹的感覺就潮水般湧來。不知道昨晚他怎麼睡的,壓在他的胳膊上,可他沒有一絲怒氣,甚至覺得黎珣挺有意思,那麼大的人了,睡相還這麼不好,自己都醒了,他依舊酣睡在床,像個沒有煩惱的孩童一樣,呼吸平穩而綿長。他蜷縮著睡在那,浴袍的帶子鬆了大半,隨著他的每次呼吸,胸口的每一次起伏,身上的袍子就滑落一分,若隱若現的露出結實胸膛上的突起。

楚亦漠瞳孔縮緊,溫熱的光下裡黎珣的身體暴露在眼底。他的肌膚是健康的古銅色,胸前的兩點粉粉淡淡,色澤飽滿而漂亮,因為蜷著腿的姿勢,大腿滑出浴袍,那雙腿很修長,沒有多餘贅肉,細窄的結實腰肢曲線完美,沒用手摸都曉得觸感極佳,楚亦漠緊緊地凝視著他,一遍又一遍地巡視他的身體,呼吸逐漸加重,身體開始慢慢的發熱。

臥室內的氣氛突然間變得曖昧,未免看下去惡狼般撲上去,楚亦漠將黎珣的浴袍攏起來,無意間碰觸到他胸口的肌膚,頓時觸電一般抽回手。這男人的皮膚比女人還好,輕輕碰一下,就感覺到那奇異的細膩感,光滑又有彈性,令他的心漏跳幾拍。他不是沒碰過男人,但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渾身發熱。估計太久沒有發洩,以至於飽暖思淫,看到黎珣毫無防備的躺在面前,就興奮的想撲上去將他活脫生剝,狠狠地侵犯至哭泣。

當然,這麼禽獸的事實難下手,再怎麼饑渴難耐,他還保留著君子底線,另外,也不想嚇跑剛搬進來的鄰居,讓他以為自己是好男色的變態。

楚亦漠穿好衣服去浴室,再次出來一身清爽,恢復了往日的從容優雅,看床上的黎珣沒有醒來的跡象,推了推他的肩膀喊他。「黎珣,再不起床,你上班要遲到了。」

「知道了。」黎珣應了聲,裹起被褥滾一滾,繼續睡。

靜靜等了五分鐘,床上的人都沒有醒來,楚亦漠無奈地歎了口氣,只得再次拍拍他的肩,這一次力度大了些,但也不會傷到他,「八點四十了,你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

「好的。」黎珣晃了下腦袋,表示明白,然後再次沉寂下來,依然沒有起床的意思。

「……」望著他身上的棉被,以及露在外面的黑髮,既然他那麼愛睡也沒輒,大不了今早遲到好了,楚亦漠苦笑地皺起眉,決定不理會他。

然而,當他走出臥室,床上的黎珣忽然一個翻身,衝著他的背影喊:「你剛才說幾點了?」

「八點四十。」楚亦漠轉過身,望著睡眼惺忪的黎珣,好笑地跟他說,看起來他還沒清醒,真是有趣,愛賴床的樣子也很可愛。

「啊……那麼晚了……」黎珣一聲驚呼,利索地掀開被子,刷一下脫了浴袍,匆匆換上衣物,又馬不停歇地跑向浴室。

花了三分鐘洗漱完畢……一出來看到楚亦漠還愣在原地,黎珣看著他,細長的眸子裡閃著困惑的光,似乎不理解他怎麼還沒走:「楚先生,你還不去上班?」

「……」他竟然好意思問,楚亦漠臉色難看地低咒。也不想想他好不容易將心裡的猛獸壓住,他卻那麼無所謂地當他的面脫光衣服,雖然看到的只是背影,但那性感的脊背線條,柔韌的腰肢,圓潤挺翹的臀部都赤裸裸地映在眼底,試想這麼養眼的畫面對他的衝擊有多大。

「你的臉好紅,是不是不舒服?」黎珣來到他身邊,擔憂地去摸他的臉。

淡淡的香氣從鼻尖掠過,清新又迷人,楚亦漠的臉愈發紅了,他簡直不敢相信對方還沒碰到他,就緊張得呼吸都要停了,眼看那雙乾淨的手就要碰到自己的臉,他慌忙揮開。「沒事。」

突然被這麼直接的揮開,黎珣的神色有些尷尬,不過想起他們不太熟悉,連朋友都算不上,而他的舉動對一般人來說,太過親密了。

氣氛莫名的凝結,注意到黎珣咬著脣沉默,那脣被他的牙齒咬出一道痕跡,濕潤的讓楚亦漠喉嚨繃緊,想去舔他的脣,那脣的滋味應該不差,只是這樣去想渾身都熱了,未免真的失控,連忙轉移話題。「湊巧都要去上班,我可以送你一程。」

「不用了。」黎珣窘迫地搖頭,不想麻煩他的態度溢於言表,從昨天到現在,一直受他照顧,而剛才的舉動顯然讓他不悅,他不大好意思再打攪。

楚亦漠凝視他,視線在他身上停留許久,語氣裡有不容拒絕的霸道:「順路而已,你也不想遲到吧。」

「當然不想。」

「那就走吧。」

「麻煩你了,先生。」黎珣一臉感激,現在時間不早,跑著去公司也會遲到,想來都怪他忘了上鬧鈴,才搞得今早起不來,要室友叫醒他不說,還要麻煩對方送。

楚亦漠拿起車鑰匙,蹙起眉心地對黎珣說:「別叫我先生,以後我們住在一個屋簷下,先生什麼的太彆扭了。」他喜歡黎珣直接叫他的名字,別的稱呼都不要,喊他的名字就好。

「說的也是。」黎珣理解地點頭,住在一起還叫先生什麼的的確奇怪了,「那你現在去公司,不會遲到?」

「不會。」楚亦漠笑著搖頭,公司是他的,工資是他發的,遲到也沒人說他不是,要什麼時間去都是他的自由。

整理妥當兩人離開公寓,任楚亦漠想不到的是黎珣的公司離他的公寓那麼近,就在公寓對面的高層大廈裡,這也是為什麼他要跟自己租房的原因了。那麼近的距離,每天不必起太早,上班也不用坐車,走路十分鐘就到公司,下班十分鐘後就能到家,還真是方便極了,想起那人賴床的模樣,住離公司近的地方是必須的。

 

十點,楚亦漠回到公司,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大學畢業後他在朋友的幫助下,用自己的積蓄創立了Giant,幾年下來公司的生意被他做的有聲有色,如今在這行也算闖出名氣,連鎖分店遍佈亞洲,公司的股票也在近幾年上市,儘管現在經濟不景氣,他的公司卻在逐步擴張中。清脆的敲門聲響起,他低聲說:「進來。」

秘書小姐陳芮拿著幾份文件走進來。

「什麼事?」楚亦漠笑容一斂,以公式化的語氣問。

「經理,我送美亞公司的廣告方案過來,請您過目。」陳芮將手裡的文件遞給他,接著站在一旁,等候其他吩咐。

「這麼快就送來了?」

「他們很重視我們公司的合作。」陳芮不慌不忙地說:「經理,要跟他們合作嗎?」她是個聰明的人,看出上司對美亞的合作有興趣,一早就將檔交給他。

「我看完文件再定奪。」楚亦漠的聲音悅耳而富有磁性。這次的手機是新推出來的產品,需要傳媒公司幫忙宣傳,先前他們與幾家廣告公司合作過,始終反響平平,沒有熱點。他讓陳芮調查的美亞是國內最頂尖的傳媒公司,在業內廣受好評,他們的廣告向來唯美浪漫,迎合大眾的喜好跟口味,不過相對的他們的酬勞也比同行高,因而他想看完他們送來的廣告方案,再決定要不要跟他們合作。

楚亦漠看著美亞的廣告方案,提醒陳芮注意的事:「最近幾家連鎖店有接到客戶的投訴,你跟店面經理確認下情況,整理好數據給我。」

「我知道了。」陳芮慎重地點頭,楚亦漠平日裡溫文儒雅,斯文無害,工作中的觀察力及判斷力卻極為明銳,在他手下做事認真是必須的,「經理,沒別的事我先出去了。」

「好。」陳芮離開辦公室後,楚亦漠杵著額頭陷入沉思,他創立Giant的目標非常明確,他要建立一個最有價值的高科技企業,在五年內讓公司能夠上市,上市的事他已經做到,剩餘的便是全面擴大亞洲市場。但近年來許多後起公司也來分割電子產業,競爭壓力加大,新的產品層出不窮,以各種姿態佔據消費者眼球。要想從眾多產品裡脫穎而出,勢必要有好的產品,而好的產品是消費者的口碑帶動而起,所以很在意各分店的售後情況及客戶的投訴率。

創作者介紹

昕墨工作室

昕墨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