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D市南區,正午時分,大雨傾盆,電閃雷鳴。

 

廢棄的工廠,警戒線內,一群員警正在冒雨工作。

「死者男,年齡二十上下。初步判斷,死亡時間十五天左右,要害被捅了三刀是死亡原因。」

警務人員面容鎮定地圍著屍體拍照,尋找蛛絲馬跡。

屍體扭曲地仰躺著,死不瞑目的眼睛大如銅鈴,蒼蠅蚊子圍著他嗡嗡飛舞,貪婪地在屍體上進食,久久不肯離去。

 

   「……今日新聞,十天前在廢棄工廠發現的男屍身份查明,受害者男,蘇岩,二十二歲,D大畢業……屍體暫無人認領……」

 

  蘇岩死在大學畢業的那個熱夏。

蒼蠅崩了屍體滿身,誰也沒有記得他。

 

人死如燈滅,愛也罷恨也罷,無從牽掛。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我會不惜代價……

 

第一章

 

八月中旬,秋老虎橫行霸道。

蘇岩中暑初癒,隨父母回到溫馨的小家,蘇岩沉默地走去廚房切了塊西瓜,坐在客廳陳舊的沙發上慢慢啃食,連西瓜籽也不吐一個。

蘇岩沉默,已經走到極限的父母也在沉默。

 

一家三口在詭異的氣氛下熬到夜幕降臨,母親似乎沒有做晚飯的打算,蘇岩肚子餓,翻出一包泡麵吸溜溜入肚,吃得滿頭大汗。

父親似乎已經有了決斷,於是起身熄滅了煙頭,從衣兜裡掏出一張卡遞到兒子面前,蘇岩抬起頭,望著父親,隨手抹了抹鼻頭上的汗。

「岩岩,這張卡裡有三十萬塊錢,夠你讀完高中和大學了,你現在長大了,該學會一個人生活。等爸去了A市安定下來,會給你一個電話。有什麼事情還可以找你媽。」

沉默半天的女人終於不悅出聲:「你一個人過瀟灑好日子,就知道把兒子丟給我。憑什麼有事找我,到底誰是爹?我買了明天的機票,必須得走了。岩岩,媽沒你爸那麼多存款,這是留給你的一點,以後媽要是混好了會再給你寄錢。岩岩……別怪媽。」女人放下存摺,抹了把眼淚,狠心扭身回房,不一會便提著行李箱甩手出門。

「這臭婆娘真是狠心,呸!」父親啐了一口,瞥了眼沉默的兒子,老臉不由有點尷尬,乾咳一聲,欲言又止。

父親很快也收拾了行李,出來時見兒子還那樣坐著,便道:「岩岩,男人來到世上走一趟,必須活得精彩活得成功,窩囊平庸的男人不是好男人。這是爸千載難逢的機遇,以後爸要是發達了,準少不了你享福的份。你好好讀書,爸有空會來看你。」男人說完,離開了這個擠了十幾年的小破房子。

 

蘇岩聽到大門關上,這才抬頭。眼神冷漠平靜的望著空蕩的屋子,嘲諷一笑。

你們知不知道,蘇岩一直到死,都沒人來領屍。

生他養他十幾年的父母,本以為是生命裡最重要的存在,結果現實一次次打擊得他啞口無言,如果不是父母的突然離去,怎麼會讓一個十五的孩子變得沉默寡言。

蘇岩撫上胸口,那裡有一個紅色的銅錢形狀印記,隱隱還有一個「尊」字。

蘇岩閉上眼,默道入府。

清風浮雲,藍天碧草,山澗瀑布,潭水粼粼,此為一方,而另一方,卻被一團紅霧籠罩,看不清明,紅霧滾滾,詭異非常。蘇岩知道,這個奇妙的小空間世界,唯有紅霧中的人,不能動。蘇岩一進來,那紅霧中便傳來一道鬼魅笑聲:「桀桀桀桀,岩岩,重生的感覺妙否?」

「妙,很妙。」蘇岩咧嘴笑,眼眸中流動著冷漠和怨憎,稍瞬即逝。

「桀桀,重生成功了,你答應我的事情何時開始?」

蘇岩在褲子裡摸了摸,摸出一包菸,抽出一根點燃了,半躺在清新的草地上良久才道:「具體說說要我怎麼做。我既然已經答應你就不會反悔,什麼代價都沒關係。」

紅霧興奮翻滾,那笑聲更加張狂:「桀桀桀桀,如今這個空間被紅霧蠶食了大半,幸好靈泉未毀。你要做的便是增長此地的靈氣,一直到靈氣將紅霧全部消滅為止……」

蘇岩靜靜聽著那狂狷的聲音叨叨敘述,說了兩個小時才甘休,蘇岩也基本明白了自己的任務。

蘇岩拍拍屁股起身,深呼吸道:「這地方的空氣就是靈氣?真是乾淨。待得久了,自己好像要被洗白了。行,你交代的我現在就去做第一件。」

蘇岩出了空間,拿著父親留下的卡出門。

 

蘇岩首先買了一部手機,他今年十五,九月一日便要進高中學習。上一世讀高中那會,班上有手機的為少數,最起碼那會兒他沒有,一直到大學才買。那時候父母留給他的錢,他根本沒敢亂用,心裡單純期望父母回來的一天。

 

看著熟悉又陌生的街道,蘇岩微微恍惚。

看這邊還是一排低矮的破樓,幾年後卻會成為最熱鬧的步行街。

還有那邊,以後會商品房林立,老百姓辛苦一輩子也休想住進去。

這這這,那那那,終究被時光取代。

 

蘇岩立在炎熱的街頭發呆,人來人往車水馬龍,他,真的重生了,重生到十五歲。

攔了輛計程車,蘇岩直奔玉器市場。

蘇岩兩輩子沒摸過玉,對玉一竅不通。

C市的玉器市場長啥樣,這還是頭回見。

蘇岩瞥嘴,掃視周圍各種玉器,光看價錢就沒興趣。

有些鋪子像模像樣,有些跟路邊攤一個樣。在蘇岩眼裡,所有玉器都沒什麼區別。

熟悉的聲音在腦中迴響:「往前左拐,有個不錯的味道。」

那是一家體面的玉器店,老闆看見進來的是個十幾歲小孩,便繼續看自己的雜誌,吭都不吭一聲。

蘇岩直接走到指定的玉器面前,隔著玻璃,蘇岩看清那座小小的玉菸嘴,以及上面很多個零的標價:「老闆,這個玉菸嘴最低能給什麼價?」

老闆頭也不抬的說:「最低就是那個價,六十萬。」

蘇岩掉頭出門,腦中的聲音桀桀道:「岩岩,你不聽話,那個玉很不錯,為啥不買給我?」

蘇岩微笑道:「現在賣了我也不值六十萬,沒錢。」

「沒錢?我看中的東西還想要錢,你不會砸了玻璃搶劫嗎!」

蘇岩呵呵道:「我可沒說重生了要做搶劫犯。稍安勿躁,慢慢想辦法。你快指一指,還有沒其他感覺好的玉?最好是地攤貨。」

那聲音萎靡道:「往前走,一直往前,好,就這裡。」

蘇岩一看這門面,好破落,立即笑容滿面進了店,指著不起眼的單魚小玉:「老闆,這個怎麼賣?」

「五千塊給你拿去。」

「這玉一看就像假的你還賣五千,兩千賣不賣?」

「不賣。」

蘇岩聳肩:「不賣算了。」轉身便走。

「哎哎哎,小毛孩子咋這麼急性子,兩千就兩千,我虧本賣給你。」

兩指頭點大的玩意還兩千,蘇岩不悅的進入計程車,那聲音叨叨道:「這玉比起那個菸嘴的差遠了,你趕緊給我想辦法弄回來。」

蘇岩失笑:「不好意思,我重生時忘記記住彩票,也沒懂啥股票,你那六十萬還真沒個影子。」

「六十萬很多?」

「對我來說很多。這年頭一家有個六十萬餘錢的,也能算個百萬富翁。」

「你有多少餘錢?」

「兩老留下的三十五萬塊,還有那破房子大概值十幾萬。」

「桀桀桀桀,你真窮。」

蘇岩接著去了花鳥市場,所謂花鳥市場,賣活物的地方。

大熱天的下午,花鳥市場的客人很少。蘇岩穿梭在其中,一口氣買了兩三千塊錢的花草種子和鳥類。接著去農貿市場買蔬菜種子,魚苗,蚯蚓,螃蟹,蝦。最後一站是寵物市場,狗狗貓貓倉鼠兔子蛇蟲鼠蟻,能想到的活物,都買了回來,放入空間。

 

忙到天黑回家,蘇岩累得動都不想動,鑽進空間躺在草地上憨憨入睡。

一覺睡到自然醒,蘇岩看著眼前大變樣的空間,微微驚訝,道:「你這麼快就弄好了?」

「桀桀,這是我的空間,一切掌握在我手中。」

只見所有種子都被分門別類種好,那些動物也劃分區域安頓下來,到處撒歡兒跑。

「靈泉不斷,它們便可吸收靈氣,然後產生靈氣,周而復始,如此迴圈,總有一天它們都會變成靈物,到時候紅霧便會慢慢消散。」

 

蘇岩懵懂點頭,這些東西他不懂。他只要記住,能重新活過的機會是這個人給的就夠了。

蘇岩出去吃了晚飯,回來進入空間休息,空間裡天氣舒適,還有瀑布和水潭,遊玩的好地方。蘇岩在瀑布下沖了很久才爽歪歪地上岸休息,那聲音說:「如今這空間花鳥魚蟲各類也算齊全,就是缺了最重要的人,你什麼時候抓幾個人放進來,最好是小孩子,小孩子天資高,如果打小修煉,以後可以成為我的助力。」

蘇岩好笑道:「我重生了沒打算販賣兒童。」

「岩岩,你真不聽話。對了,你先修煉試試如何?」

蘇岩也不拒絕:「怎麼做都可以,說吧。」

 

一個小時後,蘇岩渾身佈滿漆黑的污垢,蘇岩平靜地一摸,油膩粘稠,噁心巴拉,這些東西居然從一個人身體裡排出,人竟然這麼污穢,蘇岩跳進瀑布下死命地沖洗,緊握的手指滲出了血,髒,髒,骯髒,為什麼這麼骯髒,這麼噁心!人還不如一棵樹,不如一朵花,看那些樹多麼蔥綠,那花多麼高潔閃耀。蘇岩幾乎搓破了皮才從水中起身,此時已經氣喘吁吁,身體發軟。

「堅持兩三天就排乾淨了。」那聲音平靜說,蘇岩卻覺得自己被一雙眼睛緊緊盯著。

 

如此堅持了三天,蘇岩的身體再也排不出污穢,蘇岩輕飄飄地躺著,一隻小狗圍著他興奮打轉,不時用舌頭舔蘇岩的臉。蘇岩摸著狗頭嘀咕:「怎麼辦,我都不想走出去了。」

 

此時的蘇岩耳清目明得過分,以前覺得勉強還能待的小屋子此時在他眼中,就是一個細菌堆積處,無法忽視的骯髒。蘇岩痛苦道:「以後我的眼中就是這些東西?」這世上什麼東西沒有細菌,一桌一椅,還有外面行走的人。

蘇岩買了副眼鏡裝模作樣,擋住了骯髒的一切。不過他還是花錢請人回來將家中裡裡外外狠狠刷洗了幾遍,床上用品全換了嶄新貨。

安裝好剛買的電腦,蘇岩好奇地搜索資訊。現在電腦還蠻貴的,高中生學習緊張,玩電腦的也是少數,互聯網還不算發達,連網購也才算起步,與幾年後,差別甚大。

蘇岩在網上閒逛,好些被他忘記的新聞都被重新想起。

他琢磨著用什麼法子賺錢,一個高中生適合幹的生意。六十萬很難賺,但已經是他的一個目標。

距離開學還有十多天,蘇岩閑著也是閒著,於是鎖了門,跑出去旅遊了。

蘇岩要去的地方都是植被茂盛的山林旅遊區,譬如張家界,神農架,各大名山等等,旅遊是其次,偷天然植被才是目的。

蘇岩獨自行走在神農架的叢林中,他已經完全深入了危險地段,但是絲毫沒有畏懼。

周圍已經沒有多餘的人,蘇岩在指示下,有選擇性的,將一棵一棵樹木花草納入空間。

「這地方真不錯,靈氣越來越純淨了,生長的樹木也年份長,而且靈氣足,假以時日,絕對可以在我的空間成為靈木。」

蘇岩聞言心裡也高興,這樣自己累一點跑來採擷植物,比花錢買爽多了。而且這兒的植物比他買的那些東西品質要好,畢竟環境不同。

「前面那顆小樹苗天資不錯,快去快去。」

「好。」

「這林子裡還有不少野物,岩岩,拜託你了。」

蘇岩苦笑道:「你可別要太多,我們就在神農架待到八月底吧,等以後放假就去西雙版納,三亞,大小興安嶺,有機會咱還可以去亞馬遜,那裡肯定收穫大。」

 

入夜後,蘇岩便進入空間休息。

他出門時想得周到,把煤氣灶和鍋子都丟進了空間,這樣就不用將就食物了。

空間裡成熟的蔬菜瓜果多不勝數,有的是食材。

這個空間很神奇,只要蘇岩弄了種子進來,之後就可以無限繁殖,而且還可以改良物種,無論花草還是動物,個個看著健康漂亮,奪人眼球。

雖然素材很多,但是蘇岩很討厭下廚,為了自己不得不麻煩,每天只做最簡單的菜,番茄炒雞蛋一類,連個湯也不會煲,實在是損失。

 

在各地叢林穿梭的短短半個月,蘇岩發現自己長高了將近三釐米左右,四肢修長有力,全身從頭到腳,沒有一點瑕疵。而且他隱約覺得長成了最標準的黃金比例,連發質都比以前好,甚至指甲,都光潔照人。

他天生的膚色不算白,接近小麥色,於是最原始的膚色便保持得無比完整,蘇岩異常滿意,照這個趨勢,他應該可以長到一米八五左右,現在已經一米七八了。

從張家界,神農架擷取去空間的幾十種植物,在短短時間裡成了空間中的一個原始森林,蘇岩如今進去,可以清晰感覺到裡面的靈氣比以前濃郁,而紅霧則消散了一點。

在神農架待到八月底,蘇岩決定收手,植物收穫豐盛,動物卻很少。那些野生動物太滑溜,想追追不到,碰觸不到它們,便無法帶進空間。蘇岩累死累活只逮了一隻叢林中的野兔,鹿,和一條不幸踩到的大蛇,這個結果把那人氣得半死,成天叨叨蘇岩沒用,偏偏蘇岩不跟他計較,吵都吵不起來。蘇岩倒是順道捉了不少蜜蜂蝴蝶螞蟻丟進去,還有各種蟲子以及偶然看到的藥草。

當蘇岩走出神農架叢林那日,已經是九月一。蘇岩無奈,趕到學校報名已經是九月二號,完全遲到了。

 

 

C市梨花區一中,算得上C市排名前五的高中,學校各方條件還不錯。

蘇岩考進這所高中,排名只能算中等,找到報名點交錢報名,班主任馬恩正好在旁邊,不大高興地說:「蘇岩同學在我的班,怎麼今天才來?大家都上一天課了,先跟我去領書。」

「謝謝馬老師。」蘇岩跟在馬老師身後去書庫,這位馬老師冷言冷語的其實心地很不錯,他一邊帶路一邊指著教學樓:「我們七班就在那棟,二樓最右邊。現在正在上第二節數學課。看你的分數表,你數學是強項?」

「嗯。喜歡數學。」

「不錯。」

兩人閒說著,不多時領齊書,蘇岩是七班最後來的一個學生,班主任便親自帶著他去教室,順便露個臉讓同學們熟悉熟悉他。

 

再次踏上熟悉的校園,見到熟悉的老師,熟悉的教室,還有熟悉的同學們,蘇岩在馬老師身後笑得很含蓄。

 

馬恩在門口朝正在上課的數學老師招招手,數學老師立即停下來,自覺地退到講臺邊。

馬恩指著教室最後的空桌道:「蘇岩坐那裡,位置過兩天會重新調整。」

蘇岩抱著書沉默的走進教室,僅剩的空位在教室三組最後,靠近後面的黑板,其實這是個好位置,一般很多男生會喜歡,但是蘇岩明白了為什麼那裡沒人坐,因為旁邊叫陳燕的女生是大恐龍。蘇岩平靜地坐下來,教室裡鬧哄哄的,全是女生嘰嘰喳喳的聲音,無數道熱切的目光追逐蘇岩,小聲嘀咕「大帥哥」「美男子」之類的詞語。

這種關注他上輩子也經歷過,因為帥,所以被人讚揚,因為不愛說話,所以被稱讚為「酷」。

班主任很快離去,數學老師繼續上課,並且熱心地對蘇岩說:「我接著書上的例題講課,你要有不懂的可以下課找我。」

蘇岩點頭,翻開了嶄新的數學書,寫上自己的名字。然後靜靜地翻閱課本,數學是他的最強項,大學時做了不少數學家教的兼職,此時看起來,一點不覺得陌生,都是熟記在心的知識。他當初好歹考了一類大學,各項成績都算不錯,甚至連唯一討厭的英語,在大學時因為熱衷遊戲程式設計也惡補了很多,英語六級畢業,如今從頭來學高一,蘇岩沒壓力。

 

九月二號,學校不算完全開學,仍然有遲遲未來報到的學生,因此今天上午整整四節課全部數學。數學老師見學生齊了,便不再拖延,加快了講課的進程。第三節課課間休息,蘇岩趴在桌上無聊地寫寫畫畫,數學老師踱步過來,熱心問:「這位同學,你來得遲,掉了一點進程,有沒有聽不懂的?」

數學老師是六十多歲的老頭,很嚴肅也很和藹的老頭,是蘇岩高中生涯裡最喜歡的老師。

蘇岩聞言忙說:「我都聽得懂。」

「哦,那就好。」數學老師問完正打算走,忽然幾個女生跑了過來,笑嘻嘻問:「老師在講題嗎?我們也要聽。」這麼說著,一個個眼睛卻直勾勾盯著蘇岩,互相擠眉弄眼,推推搡搡,明顯想跟蘇岩認識的模樣。

數學老師年紀大,教書一輩子,哪裡不懂這點臉色,蘇岩同學高大帥氣,就是現在女孩子們追逐的物件。

老頭無奈地搖搖頭走了,女孩子們卻不肯走,壯大膽子問:「你叫蘇岩嗎?以前是哪個初中畢業?住學校還是家裡啊?」

蘇岩脖子一歪,撐著腦袋無視這些女生,掏出手機無聊地擺弄。

「哇,你有手機啊,這一款是不是諾基亞5510?好漂亮。」

那女生說了半天,沒想到蘇岩完全不搭理,頓時覺得臉紅尷尬,悶悶地走了。

 

蘇岩看似無聊趴著,其實在和空間裡的人聊天。

「這就是學校?真熱鬧,哎呀呀,好多人好多年輕人,岩岩,快幫我抓幾個進來。」

蘇岩默道:「不販賣人口,口渴了,摘個番茄給我。」

一個紅豔欲滴的番茄出現在蘇岩的課桌裡,蘇岩抓起來便往嘴裡塞,番茄水分充足,是蘇岩最愛的「水果」。樂滋滋啃完了,第四節課開始。

蘇岩直起身體,旁邊一女生忽然湊過來說:「我叫萬芳,蘇岩你帶番茄來學校?還有嗎?」

蘇岩一愣,大恐龍陳燕居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班上的美女萬芳,蘇岩仰頭掃視教室,見陳燕被調到了第二組第三排。陳燕因為長得醜,高中生涯裡特別自卑自閉,從來沒有朋友,甚至沒有同學好言好語地跟她說過幾句話,再加上成績平庸,性格缺陷,通常問半天蹦不出幾個字,老師也不喜歡她,她的風評比幾個混混學生還不如,走哪裡都遭人嫌。蘇岩清楚記得,上一世高二時,有個男生因為不滿老師將他調到陳燕同桌,後來暴躁地亂發脾氣,掀桌子砸椅子鬧休學,最後老師不得不妥協,因此之後的高中生涯,陳燕一直一個人坐在教室最角落。

蘇岩望著陳燕的背影陷入回憶,忽然聽人高喊:「蘇岩,蘇岩,上來做題。」

蘇岩如夢初醒,原來是數學老師點同學上黑板解題,一共四道課後習題,蘇岩要解最後一題。

幾乎毫無停頓的寫了答案,蘇岩回到桌位,路過四組第二排時,眼角微微笑了起來。

「啊啊,近看更帥,好高,腿好長。」第二排的女生余聰興奮嘀咕,她的同桌陳綰綰目不斜視望著黑板,不以為然道:「帥哥不能當飯吃,看不慣這男生,一個破手機還拿出來顯擺。」

余聰吐吐舌不敢多言,偷看陳綰綰漂亮的側臉,心裡忿忿,陳綰綰這人太自我,只准自己顯擺看不慣別人顯擺。偏偏陳綰綰長的漂亮,公認的班花,新來的小校花,而且個子高挑修長,跟大多數嬌小的南方女孩子不同。再加上她老爹是C市高官,本身成績全班第一,真是什麼好處都被她占了,優秀得挑不出刺。

 

數學老師很滿意黑板上的解題,依次講解一番,距離放學還有半節課,數學老師便拿出點名薄翻閱,要同學們自習。他順著薄子找到蘇岩,蘇岩中考數學是滿分,老頭滿意笑了笑,在他名子後打個勾,標注「數學課代表」。

蘇岩無聊,聚精會神地在圖畫本上刷刷寫了一堆密密麻麻的遊戲程式設計代碼,憑著記憶毫不停息地記錄,一會功夫便寫了半個本子,旁邊的萬芳吃驚道:「你寫的什麼東西?英語作文嗎?」

蘇岩直接遮罩多餘的聲音,筆鋒不停流轉,連下課鈴聲響起都沒聽到。等他一口氣寫完才發現放學了,該吃午飯了。

蘇岩的家離學校有半個小時路程,蘇岩可以騎單車回家,但是他沒打算回家做飯,也不想在食堂吃。找到廢棄的舊校舍,在無人的地方進入空間,隨意炒了盤四季豆填飽肚子,躺上床鋪睡午覺,沒錯,蘇岩買了新床放進來,吃喝拉撒全在這裡。家中小破屋成了擺設。

 

下午是兩點上課,蘇岩在一點四十分回到教室,還沒進去便聽到了吵鬧聲。

「妳必須把桌子搬走,老子一秒也不想和妳多待!」圓胖高大的男生氣急敗壞地怒吼,在他面前是被推得東倒西歪的課桌和書本,而陳燕正蹲著撿書。

陳燕起身後又將桌子還原,胖子頓時氣得咬牙切齒:「死恐龍妳找打是不是?你以為是女人老子不敢打妳?」

陳燕不說話,拿著筆做習題。胖子一巴掌過去,扯掉陳燕的書本,又灑了一地。陳燕渾身僵硬一動不動,依舊沉默不反抗,但是蘇岩看到她眼睛濕潤了,快哭了,只不過在強忍著。

胖子在發威,周圍一圈人看大戲。

戴著眼鏡典型好學生代表的林強高聲道:「王虎你算了,跟女生髮什麼脾氣。座位就今天而已,班主任說了明天就調座位。」

王虎怒道:「老子一秒不想忍了!你知不知道她多噁心,看著我胃酸,又醜又臭,馬的咋有這樣的女人,怎麼不去死。你說的好聽,你怎麼不跟她坐?來來來,我跟你調位置。」

林強聞言一哂,明顯的不樂意。王虎見狀嚷嚷得更厲害:「死恐龍誰都怕妳,我們真倒楣,居然和妳分到一個班。」立即有其他男生在起哄,女生捂嘴嬉笑。

 

王虎可憐哀叫道:「哪個兄弟可憐可憐我,救救我!」

大夥哄堂大笑,陳燕至今不發一言,就像一個木頭,靜靜呆呆地坐著,垂著頭,枯黃的頭髮遮住她的眼睛,蒼白的手握著小得不能再小的鉛筆屁股做題,髒髒的袖口脫了一排線,隱約的確能聞到一股怪味。陳燕不僅恐龍,家境還異常貧寒,放眼看去,沒有一個亮點。

 上一世陳燕也是這樣,永遠垂著頭,永遠在做題,只有老師點她回答問題時才會開口說話,考試成績永遠上不去。

其實那時候蘇岩年少,也挺犯渾的,對陳燕這樣的女生照樣鄙視不已。後來高考時發生一件事讓他改觀了。

如今重新來過,換了角度看陳燕,心境卻不一樣。陳燕是個刻苦的好學生,只是,笨了點。他們都是同齡的人,同樣的地位,有什麼資格去嘲笑別人,以欺負別人為樂。

 大夥震驚地望著蘇岩將陳燕的桌子搬到自己身邊,萬芳驚訝得連阻止的話都說不出來。

「坐這裡。」蘇岩對陳燕說。

陳燕瞪大眼,想說謝謝,卻半天沒擠出來。

這麼一鬧,很快就上課了。

班主任是語文老師,今天卻沒打算講課。他進來匆匆道:「現在人都到齊了,我們來開個班會,選出班幹部課代表,調座位,然後就是大掃除。今天晚上沒自習,明天早晨六點四十早自習,正式開學了!從明天開始還有晚自習,晚上六點半到九點半,課程表也出來了,我貼在這裡,大家注意看。」

 

梨花高中不是最好的高中,但是學校管理頗嚴,風氣算是較單純的高中。學校裡偷偷早戀,偶爾打打架就是極限。

 「班長林強,副班長陳綰綰,學習委員……」老師一一公佈,念道:「數學課代表蘇岩。」後面的蘇岩抬頭,全班同學都望著他,很多女生都在興奮低笑,男生是各種羡慕嫉妒恨。

  安排好班幹部,接著是調座位。全班人數是個單數,老師安排男男,女女同桌避免早戀發生,但必定有一桌是男女搭配。

蘇岩個子算高,重新調整的座位是倒數第二排,坐他前面的女生還來不及高興,蘇岩便主動道:「老師,我跟陳燕坐吧。」

班主任一愣,心道這學生這麼主動,難道喜歡陳燕?他看看陳燕的模樣,覺得不大可能。正好陳燕的同桌在不滿,老師便應了。蘇岩於是又和陳燕回到最後最角落的位置。全班女生扼腕不已,羡慕嫉妒陳燕,但同時又鬆口氣,想著蘇岩只是心地好,絕對不會喜歡陳燕,她們還有希望。

 

大掃除後才四點半,全班放學。

蘇岩在社區鎖好單車剛要上樓,一掃街大媽急忙跑來,停在蘇岩面前氣喘吁吁道:「小岩,你放學了?」

「嗯。」這大媽是住同一條街的鄰居徐阿姨,彼此都熟悉,大媽其實和蘇岩的媽媽年紀相仿,但是生活的壓力讓這個女人老得迅猛,才四十而已,看起來像婆婆。

「阿姨也沒啥事,就是……你以後扔垃圾,能讓我撿不?」徐阿姨殷切地望著蘇岩。

蘇岩一愣,心裡犯難。他一個人住在家裡,多半在空間中,說實話沒啥垃圾扔。蘇岩點頭:「可以啊,阿姨妳隨意。」差點忘記了扔垃圾這一條,如果長期不丟垃圾,有人會困惑吧,還有水電,特別是家裡的水,蘇岩基本沒用了。

「謝謝小岩,對了,最近怎麼沒看到你爸媽?」

「他們離婚,各自再婚去了。」

「啊?」徐阿姨大愣,完全沒想到是這樣,還以為人家小倆口出去旅遊了。

 

蘇岩不再多說,轉身上樓。

鑽進空間洗澡吃飯,蘇岩回到房間上網,用QQ加了不少朋友,全是和遊戲、程式設計等等相關的朋友,這時候QQ用戶雖然沒多年後普遍,但正走在流行前線,新奇有趣,在網上找到一個人能聊好久,可惜還沒有QQ群的出現。蘇岩有自己的打算,很迅速地做出行動,用最快的速度註冊了一個遊戲相關的論壇,並且開始著手製作單獨的網頁。同時也加入了不少人的論壇灌水聊天。

他上一世雖然精於程式設計愛好遊戲,但是如今時光倒退,好多便捷的軟體都沒出來,而且網路區別很大,行動起來很多差異。認識興趣相投的朋友,一來解悶二來熟悉如今的情況,琢磨個幾天,那些差異便消失了。不管是曾經還是現在,蘇岩還是蘇岩,他的愛好沒變,熱情沒變,想做遊戲,想將腦中設想的東西程式設計現實。時光倒退條件落後,但同樣也給了很好的環境和契機,現在遊戲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他能發揮的餘地更加寬廣。

 

除了這些蘇岩還在玩遊戲《傳奇》,現今國內最風靡的網遊。

  他覺得自己有滿肚子想實現的夢想,可是除了想法和技術還要本錢。這是最頭疼的一件事。就算重生也沒辦法輕易發達,誰讓他不記得中獎彩票的……

戰神:你想做生意?家徒四壁,只有滿院子瓜果蔬菜花花草草雞鴨魚鵝?

岩石:嗯。

戰神:面積大不?產量多不?

岩石:多,品質也好。

戰神:GG,果斷地去賣菜吧。

 

蘇岩笑了笑,空間裡成熟的瓜果蔬菜雖然已經是優品,但它們總有一天會死去,如果不早點採摘就會浪費。其實拿出去批發最好,但實行起來又各種麻煩。批發這種商品,一般買家都會親自來看貨,瞧瞧看相嘗嘗味道。他要怎麼讓買家看,空間的事情不能洩露。

 

想歸想,蘇岩很乾脆,開學第一周星期六放假,早晨五點蘇岩便摸去了農貿批發大市場,靜靜看周圍的賣家和買家談生意,辛苦的菜販子們半夜三更就趕來這裡買貨上貨,還有早早守在旁邊的搬運工們。整個批發市場一片潮濕陰暗,各種怪味彌漫,嘈嘈雜雜,無比忙碌熱鬧。一車一車的新鮮蔬菜被運走,大嗓門喧囂不停,只有安靜乾淨的蘇岩無比突兀,當然也無人注意他。在這兒觀察了半天,六點半時蘇岩趕到最近的菜市場,這年頭城管哥哥們還沒那麼凶殘,菜市場的管理也不如幾年後嚴格到寸土是金,想賣個菜都是壓力的地步。

這會兒菜市場有規矩的菜檯子,也有很多不規矩的菜販子沿路擺攤鑽空子。

蘇岩學習那些鑽空子的菜販子拎著兩大籃子新鮮菜蔬搶到一個角落旮旯的位置,搬出小馬劄一坐,開始賣菜。

 

現在剛七點,來買菜的人不多,進進出出的多是需求量大的客人。

熬到八點時,菜市場便更加熱鬧起來,今天星期六休息日,不少夫妻攜手出來過早順便買菜。

蘇岩搶的位置不好,等了半天無人問津。與他同排擺攤的大媽大嬸大爺們個個都熟練,扯著嗓門盡情的吆喝搶客,很多客人就喜歡買小商販的菜,總覺得他們的比檯子上的新鮮。但這要是在郊區附近還像話,在城裡就是扯淡,小商販的菜一樣是批發來的,怎麼可能是別人以為的自家種的菜,上哪兒種?哪兒有地給你種?

  只有極少數是從鄉下遙遙趕車過來賣菜,但那樣的特別少,早就被固定客戶盯上,銷路的確好。蘇岩上一世在自家社區附近的菜場認識一個賣魚的販子,那販子便是C城農村的,在當地燕子湖養魚,燕子湖是C市有名的天然淡水湖,那兒出產的魚是C市名產,可惜那裡尚且未開發,交通不便。幾年後倒是會開發,建立度假村,成了有名的美魚區,多的是有錢人驅車去吃魚。

 

蘇岩看著其他商販熱情地吆喝,小臉有點紅。幾次想張嘴學習學習,又尷尬得發不出聲音。蘇岩懊惱,做小販真是技術活,難怪說不是誰都可以做生意。

「桀桀桀桀,岩岩你怎麼不喊?你不喊誰會注意角落的你,誰買你的菜?」

蘇岩張嘴:「賣……」

「桀桀,賣什麼啊?」

蘇岩提高聲音:「賣菜……」

「桀桀桀桀,笑死我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羞澀的小姑娘。」

蘇岩冷哼一聲,忽然氣息通暢,張嘴便大聲喊了出來:「新鮮的茄子辣椒黃瓜番茄,走過路過看一看,剛從菜地摘來的新鮮菜,不好吃不要錢!買一斤送半斤!」

蘇岩年輕,嗓音洪亮,一喊出來就特別醒目,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看過來的心頭一跳,哎喲,這麼帥的小菜販?再看他面前的菜攤子,那些菜還泛著露水,個個飽滿光滑,顏色鮮亮,的確挺吸引人。

慢慢的便有三三兩兩的人過來詢問價錢,觀看菜蔬的成色賣相。

蘇岩的菜除了顏色漂亮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基本個頭偏大,特別豐滿。這些菜都含有少量靈氣,可惜普通人看不見,蘇岩取下眼鏡倒是能看見蔬菜上泛著的淡淡光暈。

  蘇岩第一天沒想賺錢,開個張便是好兆頭,只要有人買,他不愁沒有回頭客,買回去嘗一嘗,保準好吃!

連買帶送,兩籃子蔬菜賣了整整一上午都沒賣完,蘇岩那個腰酸背痛,剩下的一點菜直接拎著回家去。

在社區門口的街上蘇岩碰到了掃大街的徐阿姨,佝僂身體像個老人家的可憐女人,丈夫早年棄她而去,女兒外出打工五年至今沒有音訊,她命不好,人卻很好,是個老實女人。蘇岩頓了頓,將多餘的菜遞給她:「徐阿姨,這些菜給妳拿回去吃。」

徐阿姨大驚:「小岩你哪用給我菜,你自己也要開火吃飯了,傻孩子。你爸媽他們……你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千萬記得學會自己做飯,別跑外面吃,也別天天吃零食速食麵那些東西,你們這年紀的孩子在長身體,還是多吃飯最好。」

「阿姨你誤會了,這是同學送的菜,我家裡還有好多,根本吃不完。不然只有丟掉了。」說著作勢要丟進垃圾桶,徐阿姨一見心疼大喊:「別啊!」

蘇岩呵呵一笑,成功將菜交給了徐阿姨,在徐阿姨叨叨道謝聲裡回了家。

 

第二天蘇岩六點就趕去了那家菜場,而且今天帶的菜裝了兩大麻袋,蘇岩如願搶到一個比昨天稍好的位置。坐著小馬劄掏出路上買的豆漿油條津津有味的享用,隔壁的老婆婆微笑道:「小夥子年紀輕輕怎麼來賣菜?幫你媽看攤子?」

蘇岩咕嚕一聲喝乾豆漿,呼口氣道:「是我自己想做點小生意賺點生活費。我爸媽離婚各奔前程去了。」

「啥?爹媽都沒要你?」老太太一聽臉色就變了,氣得眉頭直跳。

「就是這回事,老爸想做大生意需要靠山,老媽年輕漂亮追逐第二春,我這麼大個孩子可不好帶著再婚。」

兩人聊著聊著時間過去了,蘇岩迎來了今天第一位陌生客人。蘇岩最近記憶力大增,看過一面的人不會忘記,所以昨天在他那裡買過菜的人全都記得。他想看看今天的回頭率有多高。

客人蹲下身在蔬菜上掐了幾把,小聲贊了一句:「這麼大個頭還以為菜長老了,想不到挺嫩。」說著滿意的往塑膠袋裡裝了五個番茄,一大把辣椒,兩根黃瓜三根茄子。

蘇岩麻利的過秤收錢,送走第一位客人。今天他的菜價錢和大家差不多,而且取消了連買帶送。

生意開始後,老太太就沒怎麼和蘇岩說話了。隨著太陽越來越大,人流激增,蘇岩左右兩邊的菜販子生意都很好,兩家都有不少回頭客。蘇岩也不急,靜靜地望著人流穿梭,偶爾吆喝幾聲。他如今眼力勁厲害,發現不管是老太太還是其他販子,包括菜檯子上的正規販子,都有一個共同的毛病,就是故意缺斤少兩,基本上每家的秤多多少少都有問題。

蘇岩摸摸鼻子,遠遠看見昨天熟客,他靜靜地看著對方,那人在人群裡四處張望,著重看了看蘇岩昨天擺攤的角落,見那裡沒有蘇岩似乎很失望,正要去別處找,蘇岩揚聲吆喝:「賣菜咧!賣菜咧!新鮮的蔬菜,瞧一瞧看一看。」

那客人一聽,忙小跑過來,笑嘻嘻蹲在蘇岩面前:「小帥哥我信你絕對是自家種的菜,味道真好,昨天我買的黃瓜和茄子連我兒子都多吃了一大碗米飯,我兒子特別挑食,老不愛吃蔬菜,這還是頭回。我老公要我今天多買一點回家,呵呵。」

蘇岩點頭,邊幫著女人裝菜邊謙虛說:「菜只是素材,炒出來好不好吃還是看個人廚藝,大姐的廚藝肯定頂好。」

女人聞言笑得越發燦爛,茄子裝了滿滿一袋子,今天還多買了番茄和四季豆,開心道:「今天中午我家有客人來,正好在你這裡多買一些。小帥哥明天在哪個位置賣?」

蘇岩莞爾道:「我明天要上學不能出攤,只有雙休有空。」而且開學滿一個月,過了十一後,雙休會取消,變成一個月只休息兩天,苦死人的高中生活。

女人聞言驚訝:「你還在上學?真辛苦。你的菜這麼好吃,不賣可惜,你家裡沒人幫你出攤嗎?」

蘇岩搖頭,笑說:「其實我這菜都是農村親戚種的,我做先鋒出來試試行情。我回去跟他商量商量,過陣子也許換人來出攤,大姐你可要照顧我家的生意。」

「哎呀那太好了,一定一定,你家的菜好認,個頭都比別人大一點,色澤也漂亮。」

女人閒說了幾句就走了,接著來往的回頭客逐漸增多,蘇岩心裡高興,基本上昨日的客人都認定了他,直說以後照顧他生意。慢慢的陌生客人也多了起來,上午還沒過完,今天的兩大袋菜消耗一空,蘇岩滿意收攤,騎著單車回家。

在街道口再次碰到徐阿姨掃大街,蘇岩打個招呼。徐阿姨殷切道:「小岩昨天送我的菜長得真好,生吃都帶勁。你昨天送我那麼多,我一個人能吃好幾天,真是謝謝你了。」

徐阿姨這人極其節儉,昨天那點剩菜她估計能吃一個星期。這年頭老實人都過得不如意,老實人也越來越少,徐阿姨過得很貧寒,但她卻特別熱心,誰家出點事都樂意幫忙,用幾年後的流行話來形容,就是一聖母。

  聖母有什麼不好,能遇到現實中的聖父聖母是福氣。

星期一蘇岩要上課,賣菜絕對不行。

「不如以後請徐阿姨幫我出攤,我給她工錢。但是我要怎麼解釋進貨,我說你這個空間好多不便,掩掩藏藏跟做賊似地,我賣點菜容易嗎,六十萬難賺啊。」

「你可以讓那個女人進空間來摘菜。」

「你忽悠誰了,進去還不被你框住了,我不販賣人口。」

「桀桀,被你發現了。那你自己想法子,你一賣菜的別跟我說話。」

「……我這麼辛苦是為了誰。」蘇岩不恥道。

 

早自習一結束,班上不少同學湧出去買早餐,蘇岩在課桌裡一摸,摸出個番茄慢慢的啃。萬芳又硬著頭皮湊過來說話:「總看你吃番茄,蘇岩很喜歡吃番茄嗎」

蘇岩看她一眼,沒搭腔。

萬芳忍著心裡的鬱悶,趴在蘇岩的桌沿說:「蘇岩除了喜歡吃番茄,還喜歡吃其他的什麼?我知道有一家的早點很好吃,特別是他們家的湯包好吃的能吞掉舌頭,不過離學校有點遠,但是離我家很近,我以後給你帶早餐好不好?」

一個女孩子主動說幫男生帶早餐,意思很明白了,也難得她一個美女說出這些話,大多數美女都挺高傲的,要不就是矜持害羞,就算喜歡一個男孩子也不一定主動告白,好像自己告白就丟了面子一樣。當然也沒有幾個男生像蘇岩這麼不識趣,對著美女的告白無動於衷。

  蘇岩頗無奈,她對萬芳沒什麼印象,也不瞭解這個人。但現在他不討厭萬芳,甚至比好些女生看著順眼,欣賞她的果斷和膽氣。萬芳說的湯包他很想吃的說,但不能讓萬芳帶,真要萬芳帶了,他們兩人的關係就變了,讓人誤會。

「妳說個地址,我以後自己去買。」蘇岩這麼說著拿出筆準備記下地址。

萬芳一愣,來不及感受被拒絕的失望,已經沉浸在蘇岩終於跟她說話的喜悅裡,忙嘰嘰喳喳的說出了地址,又用了一連串各種美好的詞彙去讚揚那家的湯包多麼多麼好吃,這免費廣告做的,真到位。

蘇岩忍不住笑了出來,萬芳臉色通紅,跟著傻笑幾聲,呵呵道:「我是說真的,沒吹牛。」

蘇岩莞爾,從課桌裡掏出一個番茄遞給萬芳:「謝謝妳的廣告,我明天就去光顧。」

「啊,這,這,給我的?」萬芳受寵若驚的拿著番茄。

「嗯。」蘇岩笑說。

「謝謝!」萬芳大喜,忽然之間和蘇岩拉近了距離,雖然那種距離和曖昧和愛情似乎沒有關係,但她從心裡感到喜悅。第一次動心的男孩子,就算做朋友也覺得快樂。而且只要蘇岩還沒有心上人,她還是有機會的,果然主動一點沒錯,該出手時就出手,別人要笑就去笑,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

 

上課鈴聲響起時,蘇岩拿了一個蘋果給同桌陳燕。

他們兩同桌一周了,一句話沒說。

陳燕手忙腳亂的接了蘋果,已經習慣了蘇岩這種贈送,她默默地接了,放進課桌裡。

蘇岩看了看她營養不良的臉色,叮囑道:「這是給妳吃的,妳可別拿回去給妳家人吃,懂不?」

陳燕慌忙點頭,更加緊張起來。因為之前蘇岩每天給她的水果,最後她都帶回去給家人吃了。

「下課了妳吃給我看。」蘇岩一錘定音。

「……」陳燕默默不語。

蘇岩其實不是有耐心的人,對著陳燕有時候真急。咋這麼不好溝通的人,真讓人氣餒。要不是上輩子那件事讓他覺得欠了陳燕一個人情,現在真沒耐心搭理她。

 

 

創作者介紹

昕墨工作室

昕墨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