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忙忙碌碌的都市裡,每天都在發生各種各樣的事情,生活在這裡的人們,有的光芒萬丈,有的甘於平淡,故事的主人公,就屬於後者。

  他是本市的人民警察,普普通通的外表下,有顆火熱的心,于辛鐵,今天32歲,28歲那年,從特警隊「掉」到公安局。

  「鐵哥,晚上有任務?」說話的是個小青年,剛剛警校畢業,家境不錯。

  「啊,你呢?」于辛鐵道。

  「我?回家被!」青年道,眼珠子在眼眶裡轉了兩圈後,又道,「鐵哥,反正你要出任務,不如待會幫我清理下那邊?」青年說完,下巴一抬。

  于辛鐵抬頭望去,哦……原來是粉碎資料,小意思!「包在我身上,你先走吧。」

  「好嘍,謝謝鐵哥,下次請你吃飯。」

  小青年一蹦三跳的回家去了,于辛鐵微微一笑,他還是個孩子,跟自己不同,於是老好人,幫人粉碎完資料,又準備了咖啡,等他忙完,開會的眾人也都出來了。

  隊長出來後,發現就于辛鐵一個人在,疑惑的問道,「他人呢?」

  「啊,小李先回去了,我一個人沒問題!」于辛鐵道,心裡在想,這孩子,居然耍心眼,無所謂,他年紀小,放他一馬。

  「對時間吧!」隊長道,然後眾人又說了一會兒話,負責開車的兄弟把車開到門口,已經在等了。

  晚上的任務物件是家酒吧!裡面有很多小姐,于辛鐵挨個敲開房門……

  警察局。

  隊長咳嗽一聲道,「你,你,還有你,留下來做筆錄,其他人散了吧!」

  於是大家都走了,被點名的人唉聲歎氣,做事效率也很低,這個「你」裡面,自然包括于辛鐵了!

  于辛鐵是特警「掉」過來的事情,除了局長外,沒人知道,所以沒有特殊待遇,另外兩位都是這個局子裡的老人,於是……之後的事,就拜託給于辛鐵了。

  于辛鐵這人,任勞任怨,工作效率高,平時話少,休息的時候,大多數時間用來發呆,有人問過他,為什麽這麽奇怪?于辛鐵只是笑笑,他能說什麽?我有血海深仇沒有報嗎?

  第二天,于辛鐵跟小王一起去買東西,在商場裡遇到了小偷,小王馬上撒腿就追,可惜小偷人高馬大,跑得也快,就在這時,于辛鐵突然從「天」而降!落點是小偷的前方,小偷沒收住向前跑的慣性,居然跟于辛鐵撞在一起,而後者原地轉半圈,一個擒拿手,將小偷制服。

  小王趕了過來,氣喘吁吁的道,「行呀,鐵哥,沒看出來,你身手太……太……太好啦!還……還……還有你沒事吧?」人從那麽高的地方跳下來,鐵哥他會不會骨折?商場嘛,一樓跟二樓距離還是很高的。

  「沒事,押他回去!」于辛鐵回答,語氣很平靜,把一激動就結巴的小王給震住了。

  「哦~哦……哦!」

  在警局的日子過得很平靜,對于辛鐵來說是這樣的,當天晚上,他給以前的隊友打了電話,「點子,目標怎麽樣了?」

  「鐵哥,你別急,一有行動,我肯定會通知你,但是我們別聯繫了,免得上面查下來,我無法交代!」

  「知道了,謝謝你,點子!」

  「于隊,我是你栽培的,不管到什麽時候,你都是我尊敬的人。」

  和點子的通話沒到一分鐘就掛了,于辛鐵很欣慰,這個點子是他的哥們,好兄弟。

  28歲那年,于辛鐵是特警隊的隊長,他能力出眾,立功無數,但是他卻在當年犯下了嚴重的錯誤。

  他收到線人的通知,知道當晚什麽時候毒品販子會碰頭交易,於是他沒上報就帶人去抓,當時是因為時間緊迫,所以于辛鐵才會先斬後奏的。

  但是事情發展的太快,于辛鐵去了,他成功了,但是他只是抓到販毒集團的二把手,老大跑了,就在于辛鐵將毒品販子抓回去的同時,他的愛人……離開了人世。

  是老大做的,下手非常狠毒,事後,于辛鐵像瘋了一樣,到處抓人,於是錯誤一個接一個的發生了,後來,他被降級了。

 

  半個月後,當天晚上。

  于辛鐵在家裡做飯,手機叮叮響,他馬上關了煤氣去接電話,原因無它,這個鈴聲是屬於點子的。

  「鐵哥,目標出現了,我們會在XXXXXX。」

  于辛鐵去了現場,因為他要親手解決那個毒品販子,但是于辛鐵卻發現點子他們有麻煩了!這是個陷阱!警局內肯定有奸細!

 

  可是,于辛鐵根本沒有時間多想了,點子他們形勢很不好,有性命之憂。

  於是,想也沒想,先打電話要增援,然後趕緊貓腰順著障礙物跟進,點子他們絕對不能有事!周邊有很多毒販子的人在放風,事情有點棘手。

  就在于辛鐵解決完周邊的四個看守時,裡面傳來碰碰兩聲槍響,似乎……還有大笑聲,于辛鐵一咬牙,顧不了那麽多了,於是他開始抄近路,近路危險性很大。

  裡面的情況很糟糕,點子他們已經被堵住了,毒品販子的人圍住他們,偶爾開一槍,逗著點子他們玩。

  「交槍投降,給你們留個全屍,哈哈哈哈!」一個粗狂的男人道。

  特警們無語,他們訓練有素,不會像對方那樣隨性亂來,「……」

  「XX的,都是群白癡!去死吧!」粗狂男子又喊,他喊完了,就有一堆人要開槍。

  大戰一觸即發,于辛鐵也趕到了,他身上掛彩了!卻掩飾不了心中的不安。

  雙方開槍,「乒乒乓乓」的槍聲很混亂,于辛鐵也把矛頭對準毒品販子,就在這時,他眼尖的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是他……那個殺死他老婆的兇手!不……現在不是追他的時候,兄弟的命重要!

  但是!那名老大身在二樓,他抽著菸,滿臉傲色,嘴角上挑,一抹邪笑給他的臉,增加了一股陰氣,問題就出在他的手上,那是「雷」,手榴彈中的一種,但是威力特別大,于辛鐵不敢再看下去,奮不顧身的從暗處衝出來,對著點子他們大叫道,「快躲開!」

  來不急了,只聽一聲巨響,場地瞬間被火海包圍!

  于辛鐵在失去意識前,鬱悶的想到,唉?不對呀!一個「雷」的威力怎麽會這麽大呢?好像整個倉庫都被炸飛了!等等,那是誰?老大!他也飛了……呵呵呵,這個讚!等我們都下地獄了,我再殺死你也不遲!就在于辛鐵要睜不開眼睛的時候,看見被炸飛的點子衝自己的方向撞過來,於是他用盡最後的力氣伸出手,卻什麽也沒抓到……

  渾渾噩噩間,于辛鐵的身體仿佛在空中飛一樣,經過了漫長的時間,滑過了很多地方,那個感覺像圖片碎末一樣在他腦海中盤旋、閃過,于辛鐵卻什麽也沒有抓住。

  像做夢一樣,但是身邊的聲音卻很清晰,于辛鐵聽不懂,好像有兩個人在自己身邊,難道是他們救了我嗎?得趕緊起來,謝謝他們!

  于辛鐵傷勢太重!如果他在現代的話,肯定是回天乏術了,但是這裡不同,這裡是魔王的天下,林峰聖域。

 

  其中一個人道,「他是這次的人選嗎?」

  另一個人道,「會不會搞錯了!」

  一(簡稱)又道,「一定搞錯了,他全身都是毛毛,長得像個猴子。」

  二道,「不對,不對,你看見毛毛這麽少的猴子嗎?一定是新品種!我們沒見過!」

  一道,「哦……也對,也許是外域的,所以我們見多識廣……也沒見過!」

  二道,「對,他是風嶺大人耗費全身法力弄過來的人,是要送給魔王當妃子的……一定不會錯的。」

  一道,「嗯,有道理,但是他這個樣子,魔王怎麽會喜歡?不行,我們得去找風嶺大人說說去。」

  二道,「你傻呀,風嶺大人不是說了嘛,他要休息一個月的!」

  一道,「一個月!!!那我們豈不是死定了!」

  二道,「死不死的,我們自己想辦法吧,反正風嶺大人弄他過來的時候,就耗費盡了法力,一眼沒看就暈倒了!不如……」

  一道,「只好如此!」

  于辛鐵迷迷糊糊的醒了,他聽見有人說話,卻一句都沒聽懂!難道是兩位好心的外國人?不對,自己是特警,對語言有很強的分辨能力,他們不是外國人,難道是外星人?這個肯定是不成立的。於是于辛鐵慢慢睜開眼睛,對這個難得的搞笑想法很「感冒」,就算受了重傷,但是他現在的心情很好!這個~很好……只維持了幾秒鐘!

  這是什麽?我在攝影棚嗎?于辛鐵好像躺在檯子上,一左一右各有一人,不不不是野獸,不對,是頂著野獸的腦袋,身子卻是像人一樣直立行走的怪物!

  想叫,太弱無法叫!想動,全身像骨折了一樣,根本動不了,手指輕輕動彈兩下,沒下文了……

 

  一,看見魔王未來的妃子動彈了,怪物開心的說道,「他醒了,動了,我看見了,」說話的怪物,頭頂長著四根角,背上全是倒刺,還有粗粗長長的尾巴,像蛇一樣纏在腰間!面孔鐵青,鼻子只有兩個孔,眼睛只有一隻!

  二,也看見人醒了,於是開心的道,「我說吧,給他吃靈藥肯定好得快,但是這皮相太難看了,我們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了,得趕快動手腳才行,」二長得更奇怪,兩個腦袋一前一後,每個頭四隻眼睛,冒著紅光,身上像動物一樣長著柔順毛毛,其實不然,這毛毛是針,可以發射的。

  于辛鐵起先驚得要死,後來發現怪物是「真」活的後,又怕得要死,幾分鐘過後,他終於緩過來了!但是……這是哪裡?

  對於于辛鐵的迷茫,怪物們並不在意,他們只在意自己是不是還有命活著。

  一道,「時間不多了,我們趕緊給他美容吧!」

  二道,「怎麽弄,我不會呀,再說了,按照哪個種族好呢?鳳鳥好不好?他們漂亮!」

  一道,「對了,風嶺大人房間裡有傳說中的精靈掛像,你看見過沒?」

  二道,「看見過,是挺誘人的,但是他們也不是最漂亮的啊?」

  一道,「傻吧你!精靈是傳說中的,我們把這個毛毛少的猴子改成那個樣子後,肯定能交差,而且也說明風嶺大人神通廣大呀~」

  二道,「有道理,我先扒光他的毛毛再說!」

  一道,「拔什麽拔,拔了還會再長的,不如我們拿龍水泡他的身子,再給他吃十種胎盤,改變其氣味!」

  他們在說什麽?于辛鐵很鬱悶,聽不懂啊!但是他也知道,他們在討論他的身體,自己現在什麽也沒穿!

  二道,「什麽龍水呀,我怎麽沒聽過!給他吃二十種胎盤吧,這樣就算是魔王,應該……也會覺得他是母的吧!」

  沒錯……于辛鐵是雄性,這點在場的三位活物,都這麽覺得。

  一道,「你真蠢,龍水,自然就是龍的口水了……」

  二道,「哦!可是他的皮膚會受不了,你看,我一碰,他就出血了!」

  痛痛痛……我又受傷了,之後于辛鐵因為太弱,暈倒了,兩個怪物還在對話!


  第二天。

  于辛鐵醒來時,發現自己在地牢裡,空間有些黑,地上到處是雜草,他自己躺在……一片很厚、很大、很長的葉子上!

  他醒了沒多久,從外面進來一隻怪物,此怪物端來一個大腕型容器,它來到于辛鐵面前後,對著他說話,然後把容器推到于辛鐵面前,後者明白,吃了他嘛!可是自己是重傷病號,怎麽可能自己喝?就在于辛鐵這麽想的時候,發現……自己似乎好了!!!

  坐起身,拿起容器,于辛鐵再次打量一眼怪物,發現人家沒有惡意,面對他們的時候,已經不會太難過了,低頭喝了一口,甜甜的,難道是食物?

  怪物見于辛鐵在煩惱,於是用爪子提了提容器的底部。

  于辛鐵歎口氣,大口大口全喝了,一來,自己好了,肯定是他們治療的,二來,要是他們放毒的話,何必救人呢?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怪物看他喝完後很高興,出去後把門一關!

  于辛鐵起身,來到籠子門前,用手一推,沒開,這麽重?是什麽打造的?帶著疑惑,于辛鐵繼續推著鐵門,卻悲哀的發現,怪不得它只是關上,原來自己的力氣小的這麽「可憐」!!!

  日子一天天的過,好像特別漫長,每天它們都會給于辛鐵喝各種湯汁,就在第二天早上他起來時,悲哀的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胸毛都不見了,急得于辛鐵一下子蹦了起來,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等等,我手臂上的毛毛怎麽一摸就掉了?大腿、小腿……不會吧!于辛鐵突然想到某處一個非常「重要」地方的毛毛!一激動,馬上用手「唰」的一聲,將圍在襠部的葉子拿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物聽見吼叫聲,急得馬上過來察看,打開籠子進來後,發現含羞而把性器藏起來的小傢伙,居然光溜溜的站在籠中!好像受打擊了?「怎麽了?怎麽了?」

  怪物的問話,讓于辛鐵更是氣從心起,「怎麽了?你說怎麽了?你昨天給我喝的是什麽?為什麽我的毛都掉啦?」

  怪物一道,「你別著急,今天給你喝偽龍獸的精血,那傢伙欠我不少金子,完全是自願捐獻的,你可以放心喝,沒有毒的!」

 

  于辛鐵沒有說話,他的眼睛瞪溜圓!我在幹什麽?我和它對話了!怎麽可能?天呀!這個時代太瘋狂了!

  怪物二看于辛鐵反應不過來,以為他很高興,開口這樣說道,「不用感激我們,等你當了魔王的妃子後,記得提攜我們就行了。」

  他們在說什麽?于辛鐵還真就反應不過來,但是他還想試試!「按……那……個……那個你們說什麽?」

  二道,「不用感激!」

  于辛鐵深呼吸,冷汗刷刷冒,似乎……好像很不對勁,「我為什麽能聽懂,為什麽會說你們的語言!」

  二道,「我不是說了,不用感謝的嗎!其實也沒什麽,就是殺了隻萬靈鳥的幼崽,噓……這是秘密,說出去要殺頭的,那玩意要滅種了!」

  鳥?對了,昨天早上的食物就是隻烤焦了的小鳥!我還以為是小雞呢!于辛鐵汗顏,調整自己的情緒再次開口道,「我吃了它,所以能聽懂,會說你們的語言!」

  一道,「你真……沒錯,萬靈鳥是以智慧著稱的!以後什麽種族的語言你都能聽得懂,」一說完,也喘了口氣,差點說成你真蠢了!

  于辛鐵又跟他們說會兒話,整個人暈乎乎的找不到東南西北,我他X的穿越了,真穿越了!這個地方是魔王的領域,而我是風嶺祭祀耗費法力,從外域召喚來的最佳交配對象!

  從兩個怪物的口中,于辛鐵弄清楚了來龍去脈,他是風嶺祭祀送給魔王的妃子,要為魔王生繼承人,但是……怪物說,好像弄錯了,於是它們不想死,也不想于辛鐵死,就想盡辦法,替于辛鐵「美容」!

  更糟糕的是,于辛鐵聽到他們說,為了能讓他生孩子,已經餵了20個不同種族的胎盤給他吃,于辛鐵當然不同意了,當時就跳腳了,可惜木已成舟,20個胎盤,于辛鐵已經吃完了,而且吃的時候,還津津有味呢!畢竟是大補品嘛,要不是因為怪物所屬大祭祀的話,也弄不到這些禁品。

  之後的日子裡,于辛鐵天天吃著他們送的東西,反正最壞的已經發生了,自然要繼續下去,每次吃之前,他都會問清楚這個是什麽,然後再決定是不是要吃,怪物們很高興,外界人肯配合最好,這樣一來,大家的存活率就更高了!

  于辛鐵不是什麽大美男,而是屬於剛毅的那種,所以這個精靈計畫,一開始就是失敗的,但是他吃了很多好東西,結果的結果……他的毛沒了,全身黑黑的,變成現在的白白的,皮膚很滑很有彈性,同時也很堅毅,甚至很強悍,原先頭髮短短的,因為喝了某種藥水的關係,長成……長長的了!

  其實,變成什麽樣子,于辛鐵都沒有感覺,因為他知道自己能生孩子!這個才是最打擊人的地方!一定要逃走,兩個怪物對他很放心,說明天送他去帝都!

  帝都嘛……路上就是我逃跑的唯一機會!

  當天晚上,兩個怪物又給他喝了些東西,說這個喝了以後,就不愛生病了,是好東西!于辛鐵一聽,開心的笑了,這個確實是好東西,以後漂流在外,就不怕頭疼腦熱了。

  第二天,于辛鐵全身被畫上彩妝,頭上插著羽毛,腰間圍著用各種魔獸的鱗片製作而成的裙子,整體來說,非常漂亮。

  到了外面的世界後,于辛鐵再次驚歎,怪物很多,排成大隊,這個地方的環境很好,沒有被污染,于辛鐵抬頭的時候更驚訝,大樹都很高、很粗,樹幹連成一片,遮擋著陽光,怪不得這麽暗了!

  于辛鐵接受現實,不接受怎辦?難道自殺,再去投胎?于辛鐵才不會這麽做!於是他坐上用樹葉拼成的「轎子」,上路了!

  一路上,怪物們對他很恭敬,甚至照顧的無微不至,于辛鐵心情很糟,因為他找不到逃出去的方法,瞧瞧護送他的大隊人馬!天上飛的,地上跑的,還有小怪物,在轎子下面飛來飛去,如此規模的整體,想找出逃走的辦法很難,但是黃天不負苦心人,我一定能逃出去,一定!

  就在于辛鐵裝模作樣的躺在轎子上休息的時候,意外發生了,在隊伍的前方,突然發生了騷動!有很多怪物亮出了爪子!張開血盆大口,露出滿嘴獠牙,對著侵犯著,「吼……」

 

  哇哇哇哇哇!!!!

  怪物全體大暴動!!!于辛鐵看得目瞪口呆不說,全身的汗毛都立起來了!這個太壯觀拉!比電影院效果好上百倍,但是現在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打起來更好,打起來我好跑!

  于辛鐵身邊的怪物們,本來都是身體像人類,腦袋很奇怪,可是遇到險情後……都變成了龐然大物!有的全身都是粗粗長長的尖刺,有的背生羽翅,還有的頂著一堆腦袋!

  于辛鐵吞口水,見怪不怪的自我安慰,然後動動腿,活動活動手,因為他擔心自己該跑路的時候,身體因為本能而害怕的「掉鏈子」。

  隊伍的前方,突然衝過來很多高大的怪物,他們已經和保護于辛鐵的隊伍「幹」起來了!幾隻抬轎子的怪物看了看于辛鐵,又看了看被包圍的同伴,最後留下一隻,繼續保護「王妃」其餘怪物立馬奔向四方,解決來犯者。

  于辛鐵是員警出身,他看出來這次圍攻很不正常的地方,比如對方有主攻的,有負責分割的,還有負責偷襲的,剛剛一隻大鳥從他頭上飛過,于辛鐵反射性的抬頭看了一眼,之後就不敢抬頭看了,為什麽?那東西像鷹又不似鷹,光眼睛就六隻,爪子也有六個,最重要的是,那個大鳥有四個翅膀,翅膀……上的羽毛全都一次性發射到地面上,除了于辛鐵以外,身邊怪物全都中招了!

  這次己方怪物幾乎全部負傷,就在雪上加霜的時候,一隻很厲害的怪物衝到保護于辛鐵的那隻怪物身邊……

  看著兩隻「大大大大大」怪物打起來,什麽石頭、樹木、花花草草全都滿天飛!連于辛鐵都沒有倖免於難,還好~他的身體已經被改造過了,除了有點痛之外,丁點事情沒有。

  于辛鐵找準時機馬上撒腿就跑!怪物們都在打架,沒有注意到被保護的「小不點」跑路了。

  遠離戰場後,于辛鐵回頭看了一眼,本能的,想辨別一下方向,結果卻連太陽的影子都找不到,也難怪,老子穿越了,也許這裡壓根就沒有太陽!不對,在地牢裡的那段日子,明明就有白天跟黑夜,白天的時間大概是黑夜的三分之二!

  奇怪的地方,奇怪的時間,找不到方向,分不清東南西北又如何?這裡又沒有我于辛鐵的家!於是,傷心的員警叔叔,再次跑路!

  雖然自由了,但這裡到處都是樹木跟不知名的動植物!于辛鐵就算是鐵人也有為難的時候!但是人類的適應能力是很強的,不一會,他就知道能喝什麽解渴,能吃什麽飽腹,就在當天晚上,他的麻煩來了。

  是蟲子!很多的蟲子!各種奇奇怪怪的蟲子,在晚間都出來覓食了!白天的蟲子看起來噁心,但是它們是食素的,晚間的就不同了,它們可是實實在在的肉食主意,見到很「弱小」的于辛鐵後,就有蟲子靠近,想吃掉他。

  于辛鐵剛開始的時候,還能解決幾隻,但是有些打也打不死,扔了又再次爬回來的傢伙實在討厭,於是他跑到樹上去了,但是樹上居然也有蟲子,沒辦法,于辛鐵只好下樹離開。

  蟲子的耐力很不錯,被于辛鐵殺不了而扔出去很遠的蟲子,看著于辛鐵離開的方向繼續追著,直到他出了自己的領地。

  但是……一隻追,兩隻追,追來追去變成一大堆,于辛鐵已經被包圍了,但是蟲子們卻騷動起來,于辛鐵知道有麻煩了,感覺告訴他,可能是有大「蟲子」過來了。

  他猜對了,沒過一分鐘,從三個方向爬過來幾隻大大蟲!有的長盔甲,眼睛綠色的發著光,嘴巴外面有觸角,非常噁心。

  還有的像蝸牛,軟軟、肉肉的身體看上去更噁心,離老遠就能聞到它身上的那股異味,最討人厭的地方就是,這個蟲子的嘴裡支出四個長長的利齒!非常嚇人。

  于辛鐵冒了一身冷汗,閉上眼深呼吸,死就死吧,於是轉身跑向沒蟲子的方向,孰不知他離開後,有智慧的蟲子們怎麽想的!

  蟲子一道,「他跑了!他跑了!」

  蟲子二道,「大家散了吧,沒得吃了!」

  于辛鐵踩著一隻隻蟲子的身體,硬是拼出一條路!就在他以為安全的時候,一隻更強大的蟲子卻趴在樹上,用它那十六雙眼睛,注視著于辛鐵……高級母獸!!!

  跑來跑去的于辛鐵很累,於是他硬是扯下來幾片葉子,在一處灌木叢裡裝掩飾,感覺從外面怎麽也看不到裡面後,他才滿意的鑽進去,沒過一分鐘,于辛鐵就睡著了。

 

  第二章

 

  大蟲子從樹上下來,慢慢靠近灌木叢!母獸休息了,看他的樣子似乎級別很高,可是他為什麽沒有發現自己呢?難道是幼生體,所以魔力很低?不像,母獸的智慧那麽高,不可能是幼生體,他成年了,也許……不管了,他既然跑到自己的領地裡頭來了,肯定是做好交配的準備了,那屬於發情中的味道不會錯的!

  大蟲高興,晃了晃頭上的觸角,離開了!

  于辛鐵早上時醒來的,但是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而是警惕的打開一條縫隙看著外面!發現什麽情況沒有後,他才小心翼翼的出來!

  但是!為什麽地上會有很多水果,跟肉類呢,連蟲子的屍體也有!而且每一樣都處理得很乾淨,應該說成是美觀,就連那麽噁心的蟲子也不再難看了。

  納悶不是他該做的,于辛鐵打量四周!身邊沒有武器的他很緊張,但是神經緊繃了半天,什麽情況沒有?怪哉怪哉!于辛鐵是隨遇而安的類型!他避開這些東西,離開了。

  蟲子趴在樹上,蟲臉上的表情很糾結,似乎也在奇怪著,但是它順著于辛鐵離開的方向跟著去了。

  這裡似乎是世外桃源!什麽危險都沒有,于辛鐵一邊納悶著,一邊往前走,他現在手裡已經有武器了,那是一塊很堅硬的石頭,被于辛鐵用蔓藤綁在很直的樹枝上!

  有了武器,心裡自然就有了幾分底氣,日子一天天的過,終於走到了蟲子領地的邊緣,于辛鐵頭頂上方的蟲子開始不安,心裡在想,這隻母獸在幹什麽?他不是過來交配的嗎?明明就處在發情期啊???但是他為什麽不接受自己找給他的食物呢?一開始它覺得可能是食物不可口,於是天天換,夜夜換……

  而于辛鐵這邊,從看見不對勁的「屍體」開始,然後接連一直發生這種事情,他已經免疫了,不害怕了,只是想快點離開這裡,能夠無聲無息的擺放東西的傢伙,一定是個厲害的角色,于辛鐵現在可得罪不起。

  但事實總是不盡人意!就在于辛鐵不知不覺間要走出人家的領地時,一隻人形怪物出現在他前方,並開口道,「再往前走,就不是我的領地了!」

  于辛鐵不著痕跡的吸口冷氣,見對方很冷靜,應該沒有惡意後,友好的開口道,「是嗎?前方是誰的領地,很危險嗎?」這個是重點。

  「他比我厲害,是這裡的一霸!你還是留下來吧,我這裡很安全的!」怪物道。

  于辛鐵細細打量著怪物,它長得還算順眼,就是那眼睛太多了,居然有大概十六雙之多!身體雖然是人形,但是其特徵看起來像……隻蟲子!「你的意思是,我留在這裡生活很安全,但是我如果留下來的話,需要做什麽?」難道當它小弟?

  某人想歪了,但是蟲子卻樂翻天了,「什麽都不需要做!」

  那感情好啊!于辛鐵想,反正既來之則安之,等適應了這裡的生活後,再尋找回家的路,不然像這樣橫衝直撞的到處亂跑,死亡是遲早的事情,「好,我留下,謝謝你!」

  母獸笑了,好迷人,真想聞聞他身上特有的味道,蟲子激動,恨不得現在就交配,但是母獸的等級明顯比自己高,他身上沒有毛髮!「跟我來吧!」

  「好!」于辛鐵說完就矇了,面前的「蟲子」變大了,有二十米長,三米高!

  蟲子讓于辛鐵上來,說帶他去居住的地方瞧瞧!于辛鐵嘴角抽筋,心想,有個住的地方也好,這個蟲子是這裡的老大,有他「罩」著準沒錯,於是安撫自己幼小的心靈,爬上蟲子的背,但是蟲子渾身一顫,于辛鐵差點摔下去!

  蟲子心裡這個美呀!高等級的新娘啊!於是小心翼翼的爬回自己的老巢!將新娘放下,開口道,「這裡怎麽樣?」

  「還不錯,」就是黑了點,于辛鐵道。

  「那就好!我去狩獵!你休息!」蟲子說完就走了,于辛鐵很茫然,但是不一會蟲子又回來了,帶回來的東西,跟之前每天都會出現的東西是一樣的,于辛鐵心裡就犯合計了,這是為什麽呢?

  之後,漂亮的花啊,美麗的小蟲子之類的,顏色美麗的石頭等等……時不時的就會出現在于辛鐵的面前,于辛鐵再傻,也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他把自己當母的了!糟糕,事情大條了!這個大大的樹洞穴是蟲子的大本營,每天蟲子都會在自己旁邊睡,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于辛鐵都會感覺自己身體黏黏的,但是他察看過,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就說明有問題,而且這個問題于辛鐵現在查不出來!

  於是汗流三千尺!當天早晨,于辛鐵說下去透透氣,蟲子沒反對,還早早就出去了,于辛鐵來到樹下,漫不經心的一步步走向河邊!

  感覺走出很遠後,他撒腿就跑!

  幸運,大蟲子對自己太放心,根本就沒有察覺到「母」的跑了!于辛鐵身體素質本來就好,又被初次見面的怪物們改造過,什麽好的都吃上那麽一回,現在跑起來,輕鬆加愉快!小意思!

  這次逃亡的方向,不是之前進這個領域的那邊,也不是有「一霸」的方向,而是之前聽蟲子說過,這個方向有個很厲害的怪物,但是這個怪物低調地生活,除非像蟲子一樣的強者過來挑釁,要不然它是不會出來的!

  瞧瞧!不往這個方向跑,豈不是對不起自己!于辛鐵高興著越跑越快!當他跑離巢穴一定距離時,大蟲一震!高高抬起頭顱,在空中嗅了嗅!不對,母獸的味道消失了!!!

  蟲子大驚,馬上放棄巡視自己的地盤,往氣味消失的方向追去,它追逐的不是于辛鐵的味道,而是它自己的味道,每天它都會趁著母獸睡覺的時候,悄悄的留下自己的氣息,第一次這麽做的時候,母獸顯然沒有生氣,看起來是接受了,於是蟲子天天都這麽做,這麽做代表母獸接受自己,也代表蟲子是母獸的所有者!

  于辛鐵一路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就在他以為逃出生天的時候,大蟲居然出現了,就在他前方!于辛鐵趕緊撒腿跑向別的地方!大蟲立刻追了上來。

  嬌小的于辛鐵知道蟲子大,而且速度很快,所以他專門往灌木叢,或是空間小的地方鑽,蟲子一開始還耐著性子陪著于辛鐵,但是到了後來,他就失去耐性了,而且,從它出現開始,于辛鐵就沒有回應過它的話,於是憤怒的道,「再跑,我要吃掉你了!」

  于辛鐵就像沒聽到一樣,但是跑得更歡了,這下差點直接氣死蟲子,於是正在逃命中的于辛鐵腰間一緊,倒在地上,還好地面樹葉較多,沒有摔疼他。

  但是,當他發現腰間被一條三米長的蟲子纏住後,額頭就開始刷刷冒冷汗!是大蟲子,這個樣貌確實是它,居然了……他能縮小!于辛鐵收起毛骨悚然的感覺,勉強撐起一絲笑容道,「等等等等,有話好好說!別吃我!我還可以幹很多事情!」

  蟲子的頭部靠近于辛鐵,臉上16對眼睛惡狠狠的看著他,開口道,「我不吃你,我要和你交配!」

  於是,在于辛鐵滿臉黑線的同時,蟲子飛快的伸出帶刺的舌頭,在母獸身上舔著!好像可口的霜淇淋!

  噁心!簡直難以忍受,于辛鐵開始大力的掙扎,並用語言勸說,希望能有用,但是蟲子已經下定決心,不再陪著他玩,於是身體收緊一些,將于辛鐵腰間的草葉子磨掉,一人一獸緊緊的糾纏在一起,狠狠得磨蹭著對方的身體,于辛鐵的皮膚有點痛!面色鐵青,該死的蟲子,居然要和老子交配,我讓你交配……員警叔叔很憤怒,手腳不能動彈的他,張開了自己那張沒有尖刺的嘴巴,狠狠得咬住蟲子的身體,蟲子大吼一聲,好像很興奮!然後細細的蠕動身體,將身體裂開一條縫隙,一個鉤狀物從中間出現,于辛鐵看不見這些,要是看見了,肯定爆發!

  可是問題來了,蟲子把于辛鐵舔了一個遍後,突然發現沒有地方可以交配,急得它團團轉,又無計可施!於是它終於肯和于辛鐵交流了,「怎麽和你交配,為什麽找不到地方,我已經舔你了,為什麽沒有洞洞出現!!!」

  洞洞,洞你個頭,你看見過男人可以和蟲子交配的嗎?神經病!「你快放開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對於母獸的話,蟲子不疑有他,雖然放鬆了點纏繞在腰間的身子,但其頭部還是在于辛鐵雙腿間巡視,它用尾巴纏住其一條腿,仔仔細細的察看自己的母獸。

  被蟲子這麽對待,于辛鐵很憤怒,但是憤怒解決不了問題!腿間那塊肉很爭氣,沒有被人家的舌頭舔「立正」!話說……這噁心的蟲子似乎對他後面的洞產生興趣了,不會吧……

  蟲子找來找去什麽都沒找到,就一個孔……像交配的地方,於是它試探性的將長長的舌頭對著小洞頂了進去!

 

  「啊……」痛,痛,痛!該死的!

  于辛鐵叫,蟲子一震,覺察到母獸的掙扎後,它纏得更緊,而且開始興奮了,因為蟲子知道,母獸級別很高,根本不會和自己交配,但是很難得的,母獸被自己舔動情了,生殖器出現了!!!

  舌頭尖是細的,但是底部是粗的,就那麽一點點往于辛鐵的身子裡頭鑽,害得于辛鐵痛疼的同時,連叫聲都發不出來,就在他無能為力的時候,一隻巨獸從天而降!當著嚇得有點抽筋的于辛鐵的面,一爪子拍死了動情中的蟲子!叼起于辛鐵飛走了!

 

  空中!

  居然還有一隻飛獸,它在上面接應著!兩隻怪物沒有交談,帶著于辛鐵快速飛去,空中有點冷,風很大,但是對于辛鐵來說,還算可以忍受,就在于辛鐵剛剛習慣空中「生活」的時候!突然從地面上撞過來一物!那是隻很大……很大的怪物!

  兩隻飛獸一驚,馬上分開飛行,路面獸沒管別的,它衝著于辛鐵所在的方向衝過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 !!!」于辛鐵狂叫!但是沒兩秒鐘,叼著他的怪獸居然在空中「放口」了!于辛鐵身體畫著弧線,被另一隻飛獸叼住!飛行的過程中,于辛鐵好像死過了一回,而且仿佛叫上癮了,「啊啊啊」聲不斷!比過山車還過山車,比蹦極還蹦極!心臟病患者能直接去見閻王。

  地面獸,一次次蹦起,像跳蚤一樣,就在于辛鐵的一次飛躍失敗後……他掉了下去,地面獸在飛獸失手的同時,再次跳起,一口將于辛鐵吞到嘴巴裡!!!!

  兩隻飛獸大吼大叫!非常氣憤,於是跟地面獸進行搏鬥!可惜他們不是對手,只能不甘心的飛走!其實只走了一隻,另一隻留在遠處!注視著路面獸的情況,但是路面獸的智商非常高,他馬上追擊這隻留下來的奸細!

  於是這隻也飛走了,就在麻煩消失後,打劫成功的路面獸將于辛鐵從「嘴巴裡」吐出來了。

  「黑色的頭髮,難道是魔皇族?」路面獸化成人形,居然有模有樣!它將昏迷的于辛鐵大叔,帶去河邊清洗,然後又帶回巢穴裡放好!之後!便是和蟲子一樣,找來很多吃的食物。

  于辛鐵醒來時,就發現閉著眼睛坐在自己不遠處的「獸」!細細打量後,于辛鐵有點吃驚,這個怪物頭髮是綠色的,非常長,耳朵尖尖,左右臉頰上都有些鱗片,但是整體來說,已經非常好看了。

  「你醒了?」怪物道。

  嚇了于辛鐵一跳,多虧他是見過世面的特警,要不然肯定出醜,「是你救了我嗎?謝謝你!」

  救你?「不,你搞錯了,我是聞到發情中的母獸的味道後,才搶奪你的!」

  「……」于辛鐵不知道該怎麽反應,怪物的意思是,他也想交配???

  「我們趕緊交配吧,你的味道很濃,應該是最佳交配時機!」怪物道,其實他是擔心交配的時候,有其他強者過來,這個母獸級別比自己還高,弄不好會有麻煩!但是交配留下後代最重要,他們必須馬上交配。

  「可是我現在不舒服,能不能等幾天?」于辛鐵眼睛都不眨,開什麽玩笑,跟老子交配?要不是看你厲害,老子一磚頭拍花你的腦袋!

  「喝這個,能馬上恢復你的體力!」怪物道,並把東西拿到于辛鐵眼前,那是用葉子裝著的液體,透明的,飄著一股香氣。

  這個感情好,能恢復的話,逃跑也容易些,大不了喝完之後裝肚子痛,打定注意後,于辛鐵將液體全喝了!

  怪物看于辛鐵喝完後,皺著眉頭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於是靠近他的身邊,用類似人類的手撫摸其肚皮!奇怪,明明沒事的呀?怪獸眼珠子一轉,嘴角帶笑,小母獸調皮,居然想逃避交配,難道是初次?

  於是,怪物開始溫柔的,輕輕揉著半臥著的于辛鐵肚皮,那裡的皮膚很好,很滑、彈性也好,摸著摸著……就向上而去了……

 

  不能再裝了!再裝就晚節不保了!于辛鐵笑嘻嘻的對著怪物道,「能不能先休息一下,我不舒服!」

  「你休息,我摸我的!」怪物道,雙手齊動,大有探索之意。

  ……于辛鐵滿腦袋黑線,該怎麽和怪物交流呢?如何能讓它打消主意?「要不,明天好不好?」

  「明天?」怪物在思考。

  「對,難道你還怕什麽不成?」激將法,一般自覺不錯的傢伙,都會中計的,怪物腦袋一定沒有自己聰明,智商高的自己有絕對優勢!

  「嗯,雖然附近區域都是我說得算,但是剛剛那兩隻飛獸是雲宮的配置,你乖,大不了我動作輕一些,我們還是趕緊交配吧,不然等他們來了,就得一堆獸搶你了!」怪物越說越覺得有可能,於是馬上低身要壓在于辛鐵身上。

  現在交配?那怎麽行呢!于辛鐵當然不願意了,馬上開口道,「他們哪是你的對手啊,來一百個也不行,不如我們明天交配吧,你那麽厲害,一定沒問題的!嗯……」于辛鐵說完,伸手拉開要摸他乳頭的爪子,心想,他們是怪物,為什麽像人類那樣,喜歡摸來摸去呢?

  「我知道你是初次,很緊張,所以我決定,強制性交配!」

  強制?交配!!!于辛鐵腦袋暈乎乎的,但還是冷靜下情緒,大腦飛速運轉,X的,老子不能倒在這裡!可是趁手的兵器沒有,尖牙利齒、爪子都沒有,除了腦子,似乎沒有一樣,對于辛鐵是有利的!但是這個怪物態度很堅決,怎麽辦?怎麽辦???

  怪物見于辛鐵思考,它也沒管,直接動手又動腳,將人硬是壓在自己身下,腰部晃來晃去,好像在確定體位,于辛鐵全身雞皮疙瘩全起來了,媽呀!這太噁心了!!!

  「等等,等等!」于辛鐵大喊大叫!希望走過,路過,隨風飄過的,能進來看看,「順便」幫幫忙!

  「不能再等了,我已經準備好了!」怪物道,腰部緊緊貼住于辛鐵的下體,小小「怪物」硬如鐵,在于辛鐵的雙腿間來回摩擦,似乎在找入口。

  「那也得等,在我們家……地區,交配是神聖的,得先祈禱,不然不會懷……有崽子的!」于辛鐵真想給自己一個嘴巴子,懷孕?有崽子!用在自身,不如直接找塊豆腐,撞死算了,丟人顯眼啊!

  「你果然等級很高,但是我級別沒你高,不懂得這些,下面硬得痛了,你乖,等交配完了,我找東西給你吃!」

  「不要,不要,我餓了,你現在找東西給我吃,吃完就交配!好不好?」于辛鐵不信神,不信命,但是他現在不得不在心裡祈禱,希望這些都是一場夢,睡一覺就沒事了。

  「你剛剛喝的是雲露草的液體,可以飽腹一周的,正好跟我的交配時間差不多!我知道你抵觸交配,但是我會保護你,對你好的!」怪物保證著,下體上上下下找著洞口,可是找了半天都沒有「洞洞」啊???

  於是它起身,用前爪分開于辛鐵的腿,將整個頭部埋在人家腿間細細查看,于辛鐵是誰?上身自由後,馬上一拳頭打在怪物的頭上,可是人家絲毫不受影響,繼續在他赤裸的下體處找著,還一邊嗅著味道!長長的舌頭,有一下沒一下的舔著其大腿內側,害得某人一陣顫抖!

  于辛鐵現在簡直氣瘋了,打也打了,咬也咬了,它怎麽就沒事呢!于辛鐵連它頭髮、耳朵都揪了,就差沒罵人了!就在這時,怪物一愣,然後用舌頭仔細的舔著于辛鐵的後穴!!!

  「你幹什麽?連發洩空都不放過嗎?噁心!」于辛鐵爆發。

  「不對,這裡面味道很甜,是交配的地方,」怪物回話了,心裡的想法更確定了,這個母獸根本不想跟自己交配,但是母獸不知道因為什麽能力很「低下」,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趁他弱,趕緊交配,也許……我們的後代會非常強悍!

  「你神經病!我啊……你幹什麽?」

  怪物將于辛鐵翻了過去,屁股向上,於是小小的菊穴就暴露出來了,它用爪子輕輕的搓了兩下小洞後,再次俯下身子壓在于辛鐵的背上!

  「等等,有話好好……」于辛鐵後面的話,已經說不出來了,雙腿間一陣劇痛,怪物將什麽東西捅進他天天排泄的地方了。

  但是,這也只是開始而已,那東西進去了一個頭,然後慢慢的、輕輕的往裡頭鑽!

 

  于辛鐵全身冒冷汗,並且一滴滴彙聚到一起,流了下來,嘴巴張得大大的,像不能呼吸一樣,太痛了,痛到深處,不知道會不會死,想痛呼,但是男人的自尊不允許,痛到忍無可忍的時候,于辛鐵殘忍的咬住自己得下唇,血流如注。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那粗粗的東西才整根進入到于辛鐵的後庭,于辛鐵肚子痛,低頭一看,喝……那傢伙居然把他的肚子頂起一個大鼓包!接著就是抽插了吧,想想就覺得忍受不了。

  可是,于辛鐵等了半天都沒有下文,於是忍著劇痛回頭去看,怪物哪有一絲情欲,陰深深的眼睛注視著外頭!不久後,轟隆隆的聲音傳來!

  那是什麽?好像有個大傢伙在外面擊打洞穴,趴在于辛鐵背上的怪物,吼叫了一聲,果斷的離開于辛鐵的溫暖,變成一個龐然大物衝了出去!

  什麽狀況?于辛鐵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後面正在「嘩嘩」流血!于辛鐵馬上用手捂住傷口,勉強坐起身一看,X的,居然流出一灘血來,外面乒乒乓乓聲音不斷,估計是打起來了,一時半會不會有什麽東西來煩自己,于辛鐵腦袋陣陣發暈,於是他又狠心的咬了胳膊一口,強打起精神!扶著岩石,一步步走出去!

  外頭果然在打架,那是一隻像……反正很噁心,非常噁心,長得能有……不知道,大概上百米長,很粗,樣子更是驚人,不管哪個角度看過去,依然噁心的讓人反胃。

  另一隻怪物就好看了很多,而且非常有力道!長了六條腿,後面的非常粗壯,明顯是個跳躍能手。

  至於最後一隻,于辛鐵有點汗顏,那是之前第二個逃走的飛獸!原來它沒有離開,而是去找幫手,而這個幫手有點熟悉的感覺,難道是之前大蟲子所說的,總在地下睡覺的那位!!!

  老子點子真正!于辛鐵後面的血已經止住了,但是遠離「戰場」的時候,又流血了,可是他不管這些,依然堅決的離開,他的離去,大戰中的三獸都知道,可是他們現在分身不暇,沒法將于辛鐵抓住,並保護起來!

  飛獸可以,但是如果它走了,地龍就得撤退,它根本不是對手,所以飛獸只能留下,和其一起對付大領主。

  于辛鐵不知道這些,正慶幸的快速離去,痛到一定程度就已經不痛了,這幅身體已經被改造過了,雖然沒有怪物們那麽強壯,但是對於人類來說,已經可以稱之為超人了!

  當天晚上!于辛鐵睏得不行,可是他所在的周邊有一堆噁心的蟲子,但是蟲子好像不敢靠近他,這點讓他既疑惑,又高興,至少自己人身是安全的,不管了,先睡一下!

  

  第二天,于辛鐵發現自己後面的傷口似乎好得差不多了!於是開心的喝了些露水就上路了。

  就這樣,一天天的跑了很久!終於出了林子,前面是一片草地,當于辛鐵登高遠望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並沒有離開林子,因為前面還有參天大樹!而且一望無邊!

  草地裡的草很高,也有很多花!很多小動物,非常漂亮的飛蟲比比皆是!這裡的環境很美,按照電影效果來說,就是色彩飽和了!

  樹很綠,花很香,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色,第一次,于辛鐵用第三者的眼光打量這個世界,太美了,如果地球能有這麽好的生態該有多棒!

  各種奇花異草吸引著,自以為脫險了的于辛鐵,而爭奪他的三獸依然在大戰……

  在大草地裡的生活很美好,這裡的生物似乎都很怕他,于辛鐵還找到了類似梨一樣的水果,吃起來味道很酸,可惜了,但是其他種類的果子有很多,每天吃這些也不錯。

  過了草地後,又是一眼看不到邊際的樹林,于辛鐵歎氣,森林裡到處都透著神秘,危險無處不在,真的要進去嗎?答案是肯定的!他要回去,而不是留在一個安全的地方,過野人一般的生活。

  當天夜裡,于辛鐵躺在一處很安全的樹葉下睡覺,突然感覺到一陣騷動,那是蟲子的聲音,是上千萬隻蟲子的腳,爬動時所發出的響動。

  于辛鐵一笑,想起了自己以前的醜事,蟲子們會這樣,估計是有個不算厲害,又膽子小的「低等」怪物,闖進了它們的棲息地吧!

  於是他看笑話似的,把自己辛苦圍成圓形的葉子打開一個縫隙,觀察外面的情況……

 

創作者介紹

昕墨工作室

昕墨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