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更新,更新,更你妹啊!老子都穿越了還要更新!」段小莊趴在桌上,痛苦的用那支削尖了頭的炭條寫小說,恨不得把這炭條往頸動脈一扎了事。

是的,段小莊就是傳說中自帶弱智光環照誰誰白癡的穿越者,在穿越前是X點中文網的簽約寫手,賣身五年,千字三分,每天更新更到噴肝,還要面對讀者、編輯花樣百出的催更。最後他終於在碼字時碼著碼著就暈倒在電腦前,穿越了。

穿越至今兩年,段小莊覺得自己的經歷要是寫成小說分類的話,肯定分不到歷史架空,得分到:勵志,或者種田也行……而且肯定撲街!訂閱不過百!都穿越兩年了,沒錢沒勢,不要說女主,連個一起賣腐的基友……啊不是,男配都沒有!

穿越伊始,段小莊連飯都吃不飽,因為他是魂穿到一個父母雙亡,家貧如洗的書生身上,鍋裡沒有一粒米,手無縛雞之力,體力比常年坐在電腦面前的段小莊還不如,想做苦力都不成。看著最後那一點錢,坐吃山空啊,段小莊只能苦逼著臉重操舊業。好歹是個書生,家裡還是有筆墨紙硯的,繁體字沒什麼壓力,但段小莊寫不來毛筆字,只能用削減了的炭條代替,這樣速度也快一些。

 

他打聽好情況後,花了一個月,拿出日更萬字的毅力,用他看金瓶梅學來的文風,再借鑒現代那些經典武俠橋段,同時糅雜了X點中文網種馬幻想文收妹子的氣魄,整出了部武俠小說。也許主角光環多少起了點作用吧,這篇小說順利出版,並在市井中流行起來,因其無恥大膽新穎露骨的情節而小小那麼紅了一把,也得以使段小莊在投稿的書局站穩了腳。

拿到第一筆稿費後段小莊第一件事就是大吃一頓,他都整整幾個月沒沾過肉了。

接下來,段小莊在找不到其他適合自己的職業的情況之下,為了生活的更好,也就一直操著舊業。好在這個舊業還挺耐操,憑藉幾年網路寫手的經驗和超前意識,段小莊毫無疑問的紅了,引導著新的小說潮流,不用住茅草屋,還能常常吃肉。……什麼?他不是X點寫手,為毛不記得玻璃什麼的配方?

啊……這個實在是可惜啊,段小莊確實是X點寫手,不過他軍事歷史一概不行,寫的一向是修仙網游仙俠之類的,就算寫穿越,也都是架空或者穿到小說啊動漫啊裡面去,也就不會去查這些發明的資料。

咦……段小莊突然振奮了一下。

他已經被書局的老闆斃了兩次題材了,不是題材不夠有新意,而是太有新意了。機甲?這怎麼可能呀,鐵人還能打架?老闆告訴段小莊,實在不行還是寫武俠好了,除了第一部出道作品,後面他都沒寫過武俠了,讀者們可是很喜歡他別出心裁的武俠,這個梗還沒發揮完就被他棄了,多可惜。

說實話,天天這麼寫,段小莊早寫膩了,何況還不是用電腦,是手寫。他想到自己以前寫過一篇同人,就叫「穿越之我是楚留香」,為了寫這篇小說,他對原著進行了深入研究,繼而在作品中讓主角和無花、胡鐵花各種賣腐,對倒貼上來的妹子不屑一顧,讓妹子們得到我的身體得不到我的心……咳,總之那部作品真正做到了可攻可受可基可種男女通殺,很是紅了一把啊。現在既要交稿又想偷懶,段小莊就把主意打到了「楚留香傳奇」這部自己還算記得清的經典武俠上。

「雖然這樣有點對不起古龍大人……原諒我吧!」段小莊在心底道歉。

不過不要想歪了,段小莊並不是把「楚留香」給完全搬過來,而是寫同人,在這個沒有「楚留香」系列的世界裡,寫「楚留香」的同人。這就是一個重生的故事,一個熟知未來劇情的小人物重生,大開金手指練武收妹子——這個世界沒有腐女讀者,連賣腐也省了——最後立於江湖巔峰成為一代傳說的故事。主角的名字也被段小莊隨便改了,改成比較俗套一點的,來襯托他這個主角的威武。

 

像這種在二十一世紀白爛的題材,段小莊迅速完成前三章,就交稿了。

這也是段小莊給書局老闆的建議,辦一份小說邸報,專門連載高人氣小說,可以持續累積人氣。等作品完結了,再出完結單行版,裡面也少不了加上幾個出書版特別番外,肉是免不了的,促進消費,這樣就達到了二次盈利的目的。

段小莊盤算著這部小說能寫多久,多存點稿,他現在也有錢了,也該找個機會出去玩一玩,兩年來天天待在屋裡碼字,真是膩歪了。

一日之後,書局秦老闆拍板道:「不錯,可以接著寫。」

這就過稿了。

同時秉承著一貫來的標題黨作風,「陸小鳳」一書必須改名——因為主角已經變成那個重生者,所以當然不能叫「楚留香之XXXX」了。這個標題就是重生者的名字,也是段小莊自己帶入出來的湯姆蘇角色,更是段小莊的筆名。他懶,穿越之前連載的那部小說就是穿越陸小鳳系列去攪基……啊不是,獵豔才對,所以乾脆摘了這個名字做筆名,也算祭奠自己唯一一部坑了的作品。

秦老闆說:「小鳳啊,這個書名不夠勁爆!」

段小莊誠懇道:「請老闆賜名。」

秦老闆沉吟片刻,「就叫“鳳霸天下”好了!」

「……==!」段小莊差點趴下,虛弱的道:「老闆你再考慮一下……」

秦老闆奇怪的看他一眼,「這個名字不好嗎?那叫什麼。」

「不、不是,這個老闆您隨便吧,什麼都行,就是別叫“鳳霸天下”,好像和別的小說撞車了。」段小莊胡扯了一個理由,「就這樣,我還是先回去好了。」

段小莊被九天玄雷劈了一下,沒心情和秦老闆討論書名了。

回去後段小莊惦記著早點交稿放假,拿出久違的熱情日夜奮筆疾書,打算把偽「陸小鳳」第一部給完成就放假。而「陸小鳳」大大的最新力作偽「陸小鳳(暫定名)」也在秦儒小說報上開始了連載。

同時,一個段小莊意料之外的麻煩,也將在他穿越後兩年意外地找上門來,即將顛覆他對這個世界的認識……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穿越也分很多種的,不到最後一刻,你絕對想不到你穿的到底是哪裡。

 

 

第一章

重生的陸小鳳原本只是一個小角色,可是當他重活一回,苦練武功,又有奇遇,掉崖撿到了傳說中的「九陽真經」等秘笈,從此主角光環籠罩,一發不可收拾。運氣好到屬於那種出門就能遇到賣身葬父的美麗少女,隨便虎軀一震就折服一干小弟。

在目前更新的章節中,陸小鳳已經初出江湖,助金伴花保住了白玉美人,同時與楚大雄——被篡改名字的楚留香——英雄惜英雄,還讓楚大雄的三位義妹都傾心於他。這三位義妹自然就是原著中楚留香的三個紅顏知己,宋甜兒、李紅袖和蘇蓉蓉。

然後寫到了楚大雄邀請陸小鳳去烏衣廟找素心大師,帶路的瘋尼姑給他們看素心大師的屍骸,接著被人暗器謀害,臨死前說出個「無……」字就掛了。楚大雄百般猜測,陸小鳳雖清楚知道真相如何,但不能直接說出來,這裡為了保持懸念,也沒有把陸小鳳心中知道的真凶到底是誰說出來,畢竟這個世界沒人看過「楚留香傳奇」。

就在這時,段小莊毫無徵兆地病了。大抵是夜裡吹了風,著涼,身體本來就弱,這一下可算一齊發作了,躺在床上起不來。秦老闆急死了,忙叫大夫給他開藥,還每天親自來送飯,因為段小莊存稿都用完了,再不趕緊好起來讀者就要抗議。而且新文不能隨便停更,不然會流失讀者的。

 

這日,段小莊正躺在床上無聊的看書,等秦老闆送飯來。

「叩叩叩。」秦老闆敲門,「小鳳呀,你在吧?」

「嗯,進來吧老闆,門沒關。」段小莊頭也不抬,還想老闆今天怎麼這麼客氣。

秦老闆戰戰兢兢地進來,「我、我帶了人來看你……」

「啊?」看他?他有什麼好看的?段小莊驚詫的抬頭,這才發現秦老闆身後還跟著個人,是個男的,生得高大俊朗,雙目清澈,鼻樑挺直,薄唇微勾,一看就是女人最喜歡的類型,就差沒在臉上寫著「人生贏家」四個字了。

秦老闆把裝飯的籃子放下來,「這、這位是你的忠實讀者,你們好好聊聊,我回書局了。」說完兔子一樣蹦走了。

「誒,秦老闆!」段小莊喊了一聲,秦老闆頭也不回地一溜煙跑了。他目瞪口呆,這是怎麼了?

這人該不是什麼強盜吧?段小莊膽戰心驚的看著他,頭也不暈了,眼也不花了。

那人幾步走到床邊坐下來,仔細打量著段小莊,然後微微一笑,「你病了?」

段小莊嗅到他身上淡淡地香味,一下子想不起是什麼香味,挺淡雅好聞的。這人自來熟的話令段小莊有些吃不準他的來意和身份,謹慎的答道:「快好了。」

「能走路嗎?」那人問。

段小莊斷然道:「不能!」

那人輕笑一聲,也不說什麼,從懷中一份邸報,「無指的是誰?」

搞什麼,還真是來求劇透的讀者啊?段小莊想可能這個讀者身份挺高,才讓秦老闆那麼害怕吧?所以他很委婉的說:「等下一回出來,你自然知道了。」

那人搖頭,「我已經知道了。」

段小莊愕然,「你知道了?」

那人帶著迷人的微笑道:「是的,我知道,不過我有件事要請你幫忙。」

段小莊義正言辭:「我不會劇透的!」

那人:「……」

他拾起笑容,「我真的不是來求下面故事的,只是我有三個朋友失蹤了,我想你可以幫我找到她們。」

段小莊百無聊賴地說:「縣衙就在城東,不遠。」

那人自顧自的道:「她們一個叫宋甜兒,一個李紅袖,還有一個……嗯?你怎麼了?」

媽呀。段小莊終於想起來這人身上的香味是什麼香味了:鬱金香。

而且在偽「陸小鳳」裡三個紅顏知己根本不叫這三個名字……

那這個人是誰?

段小莊白眼一翻,咕嘟一聲乾脆地暈了過去。

 

***

 

等他再次醒來時,那人還坐在床邊,好像時間一刻也沒有流逝一樣。

他看到段小莊醒了,摸摸鼻子,「我長得醜到讓你暈過去嗎?」

段小莊恨不得自己沒醒來,不過他實在是暈不下去了,嚥了嚥口水,聲音發乾的道:「你……你是楚留香?」他還有些不真實的感覺,他穿越的其實是楚留香傳奇的世界?這個人就是古龍筆下三少之一的盜帥楚留香?

「閣下為何覺得我是楚留香?」

「因為盜帥愛銷魂,月夜暗留香?還是因為當今天下除了楚留香沒人有這樣的風姿?」不要臉,想聽恭維就直說啊,還問什麼問。

楚留香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難道不是因為在下同閣下書中的人物很像嗎?其實在下一直都是陸先生的忠實讀者,出了新書立刻買來看,沒想到卻看到一些當事人以外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的故事……」

段小莊想死的心都有了,穿越兩年才知道自己穿的是同人,早知道打死他也不寫「楚留香」的同人啊!還正是倒了八輩子的血楣才巧合成這樣!而且……楚留香你他媽一個盜帥居然喜歡看幻想種馬小說!你個人生贏家在現實裡贏的還不夠,存在感還不夠強嗎?還要在幻想小說裡找滿足感……這什麼人啊!

鎮定,鎮定!書寫了沒多少,情節對話不是完全一模一樣,知道具體真相的人也少,沒事的!不過「陸小鳳」那本書是不能寫了,趕緊提截!

段小莊安慰自己,沒事沒事,楚留香從來不殺人。

「我大概知道你來幹什麼……我確實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楚留香:「在下本來還不確定呢,那可否請閣下和我跑一趟,幫忙找找我的朋友?」

……被詐了!段小莊恨不得撞牆。而且不問他的身份和為什麼知道那麼多事情?段小莊嘀咕,看不出來楚留香還是個聖母啊,不過他自己可不是聖母,更沒有主角光環加持,讓他和楚留香去沙漠面對變態們……

「不可以!」段小莊覺得自己拒絕得太乾脆了,挺傷人心的,忙圓道:「我一個文弱書生,進沙漠肯定撐不了幾天。」

楚留香蹙眉,「原觀閣下書中有俠氣,所以才信心滿滿的來找閣下幫忙,沒想到……」

段小莊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得意的笑出來,這種時候不可以逞英雄啊!君不見多少穿越前輩就是一時傻了才招惹來多少禍事。

他轉過頭按住要翹起的嘴角,「激將法對我不管用。」

「唉……」楚留香摸摸鼻子,長歎一聲,「那我只好用下下之策了。」

嗯?段小莊奇怪,可還沒等他轉回頭看楚留香要幹什麼,就只覺頸後一痛,昏死過去。

沒災沒病的,一個時辰之內連昏兩次,段小莊覺得自己也算奇葩了。

 

 

第二章

再醒來時,段小莊就是被顛醒的了。

他不知道昏了多久,睜開眼睛只覺得骨頭都散架了,整個人靠在楚留香懷裡,隨著駿馬的馳騁而顛簸,屁股都要變成八瓣了。上輩子就是屁民的段小莊根本沒騎過馬——如果小時候在公園裡面騎著比他媽年紀還大的老馬拍照不算的話——雖然有時也心嚮往之,但不是這種場景啊!而且依照肚子餓的程度,段小莊有理由相信自己在暈過去後還被楚留香點了睡穴之類的,才會一醒來就看見黃沙漫天。

他仰頭,看見楚留香也面容憔悴,下巴上冒出了青茬。操,光想著楚留香是俠盜,忘了重點再盜,再俠他也是幹大盜的,連人都偷……不對,這哪裡是偷,分明是明搶了。

段小莊張張嘴,發現口乾得緊。

楚留香也察覺到他醒了,單手取了一個皮水壺給他,「喝點水。」

段小莊灌了好幾口,才弱弱地喊:「我還沒有更新!」

楚留香:「……」

他摸摸鼻子,「我還以為你會先說餓了呢,如此敬業,楚某佩服。」

段小莊苦逼著臉說:「嗯,我正要說了。」這都是下意識反應了,想當年有個寫手同胞出車禍甦醒後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的全勤獎!」

當寫手,不容易啊!當個穿到武俠世界裡的寫手,更不容易啊!

段小莊淚目了,他手是多賤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啊……

楚留香道:「陸先生且忍一忍吧,過會兒就到馬連河了,那裡有個小鎮,我們可以在那裡用餐。」

段小莊懨懨地,不客氣地縮回他懷裡。避開風沙,到那又能吃什麼,他可沒忘記這裡是黃土高原,「隨便吧,對了,你幫我請了假沒?」

「……請假?」

段小莊頓時怒了,「楚香帥!不帶你這樣的,這是要讓我回去後餓死嗎?」

無緣無故停更會被讀者詛咒的!

楚留香又開始摸鼻子了,「對不起,楚某願意賠償陸先生一切損失。」

段小莊一下子又樂了,大度地揮揮手,不計較了。

開始看到楚留香,是震驚加心虛,現在想來,他也就是幻想了一下,知道的多了點,幹什麼心虛。而且如今是楚留香對他心虛虧欠呢,態度一下子就變了,仿佛那個被嚇暈的諂媚人士不是某人。

都說楚留香劫富濟貧,這下好了,他終於能被濟一回了,還讓盜帥欠他個人情。那本偽「陸小鳳」本來就要停更的,也無所謂。

段小莊還是很有阿Q精神的,既然都這樣了,就讓利益最大化吧。反正他知道劇情,只要緊跟主角,生命危險肯定沒有,趕緊完了這集,撈錢回家。至於劇情人物,能不摻和還是別摻和了,他志向不大,特別是在江湖人士殺人沒人管的武俠世界裡,還是當個小透明好了。拯救世界和美女,有楚香帥就夠了,人家才是古龍大大的正經兒子。

***

 

段小莊昏昏沉沉,不客氣的窩在盜帥懷裡,忍著餓不知過了多久,馬蹄終於踏上了小鎮的街道。感覺到馬停了下來,段小莊探出頭,正看見一輛馬車從一個男人身上碾過,那個男人手中還抱著一隻貓。

段小莊本來就要驚叫出聲了,但腦中冒出的一個名字把這聲驚叫壓了下去。

胡鐵花。

這個人是原著中楚留香最好的朋友之一,胡鐵花,這正是他出場的那一幕。

一種奇異的感覺升騰起,段小莊用一種神棍般的古龍風說:「這個人,你應當認識。」

楚留香有些驚奇的微笑,「我果然沒帶錯人。不錯,他是我的朋友。」

段小莊乘機說出自己想了很久的解釋,「也不瞞你,我祖上從秦漢之前便對蔔筮頗有研究,我本身更是天生慧眼。」

楚留香想了想,「慧眼?那不是佛家的嗎,說的是能看見前世因果?」

段小莊暗叫不妙,他就是隨口一說,怎麼楚留香還是個考據黨啊,只能強撐道:「呃……對啊。」

「那你看我前世是什麼?」

段小莊:「臭蟲……」

盜帥頓時臉綠了,剛要說話,因為他們的耽擱,胡鐵花已經看見他了,大聲喊道:「老臭蟲,老臭蟲!你怎麼會在這裡?」

楚留香:「……」

段小莊無辜狀看他,「你看吧。」

楚留香苦笑,「看來你知道的還真不少,大師,楚某失禮了。」

「好說好說,只要你給本大師弄上幾斤牛肉,本大師把來生也給你算出來。」

「不必了,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楚留香訕訕的摸鼻子,翻身下馬,一巴掌拍在走過來的胡鐵花肩上,「花瘋子,你竟躲在這裡,怪不得這麼多年都見不到你。」

胡鐵花哈哈大笑,「我還說你這老臭蟲呢,怎麼到這兒來了,還帶了個書生?」

這時段小莊也正在看胡鐵花呢,他的眼睛果然又大又圓,像懷中的貓一般懶洋洋的,果然不愧是原著中楚留香的好基友……

楚留香意味深長的道:「這是陸小鳳先生,別看他手無縛雞之力,但我這次可是求他幫忙來的。」

「幫忙?你被小妞追殺啦?」胡鐵花毫不留情的嘲笑他,好奇的看著段小莊,「陸小鳳?

我冒昧,倒看不出你的本領是什麼呢。」

段小莊笑著看向楚留香。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我想你不會想知道的。」

確實,沒什麼人會喜歡一個知道太多事的人。

胡鐵花沒有聽明白,睜著他那雙貓一樣的眼睛瞪楚留香。

楚留香揉著肚子道:「請我們吃東西喝酒吧,我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

胡鐵花把他們帶進酒鋪,叫了酒和吃的,他和楚留香邊敘舊邊喝酒。

段小莊對他們會說些什麼雖不是爛熟於胸,但也清清楚楚,更何況他早餓得頭發昏了,便坐在一旁嚼餡餅。

難吃,真難吃。又乾又硬,好像……不,根本就是有沙子。

段小莊自穿越來,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這麼難吃的東西啦。

正在他努力嚥著餅時,楚留香兩人喝的也正酣,楚留香突然把頭湊過來,挨在段小莊頭邊,噴著酒氣小聲道:「你可知道,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淡淡地鬱金香香氣和著酒氣幽幽鑽進鼻子,段小莊閃開臉開始思考。穿越都兩年了,段小莊又沒開掛,就算他仔細研究過原著,也不可能每個細節都記清楚的,所以他只知道要去找姬冰雁,卻不記得去哪裡找。可直接說姬冰雁也不好,段小莊是不敢顯露太多了,所以他說:「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但我知道,你的朋友一定知道該怎麼辦。」

楚留香微笑。

 

 

第三章

初秋是最熱的時候,何況是在黃土高原。

段小莊像片蒸乾了的樹葉,掛在楚留香身上,被他和胡鐵花帶到了蘭州。

段小莊說:「蘭州!」

楚留香看他十分興奮,便問:「你很喜歡這裡?」

「是心嚮往之啊,」段小莊悠然神往,「這裡就是傳說中傻逼的故鄉……」

楚留香:「……抱歉,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段小莊:「對,你聽錯了,我才沒有地域歧視,我說的是燒餅。」

楚留香:「這裡盛產燒餅?」

蘭州是否真的盛產燒餅段小莊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簡直就是個燒餅。剛開始居然還安慰自己跟著楚留香沒危險,對,危險是沒有,但是也沒吃的啊!更可恨的是,明明大家都吃不好睡不好地趕路,段小莊還是掛著香帥身上來的呢,但怎麼就他像沒水分的葉子,楚留香卻還那麼玉樹臨風,迎風招展,進城以來光媚眼就收了不下五十個。累都累得那麼有男性魅力,不愧是人生贏家。

想段小莊不管在現代還是在古代,都是魔法師一個,本來古代人結婚早,可惜他這具身體父母早逝……求包辦婚姻啊!這不是萬惡的封建社會麼,段小莊跪求包辦婚姻!

整天待在家裡寫意淫小說,王婆都不認識一個,寫到最後他肯定立於世界之巔——魔法師都要轉大賢者了,一個禁咒楚留香都要趴下來喊爺爺。(魔法師:保持處男之身到二十五歲就可以擁有魔法。)

「喂,進去了。」

段小莊一下子從意淫中醒過來,小內八跟上。

楚留香眼角掃到他的姿勢,「陸先生果然高人,不走尋常路。」

段小莊:「……是,我號美邦居士。」

 

姬冰雁家的僕人把他們帶進屋子,然後是四個少女抬著軟榻進來,上面正是姬冰雁。

段小莊震驚了。

實際上從看到姬冰雁家的華麗裝修起段小莊的表情就一直震驚著,太奢侈了,讓這麼漂亮的妹子做粗活,如果不是姬冰雁身體不好了,那他肯定可以和楚留香就人生贏家的高度比一下。

可能由於段小莊的眼神太直接了,姬冰雁還未和楚留香和胡鐵花打招呼,就先對他說:「你對我的腿有什麼不滿嗎?」

段小莊:「沒有。」

姬冰雁挑眉:「那就是很滿意?」

段小莊:「……」

姬冰雁最後掃了他一眼,大笑著對楚、胡二人道:「你們兩個醉鬼居然來我這兒了,我還以為你們早就忘了我呢。」

被忽略掉的段小莊鬱悶死了。

他是長了一張欠損的臉啊?

段小莊正鬱悶著,那邊姬冰雁可能是提到自己那雙風濕腿,脾氣不是很好,又抽空問了句:「我說你們來就來了,怎麼還帶了個書生?」

段小莊:「……」

這三個還真不愧是死黨啊,看姬冰雁和胡鐵花說的話都一模一樣,還用這種口氣,書生怎麼了?知識就是力量!你們會背化學元素週期表嗎?能做函數題嗎?過了英語四六級嗎?會背「出師表」……哦這個應該會。總而言之一句話:到了現代弄不死你。

當然,這裡是古代。

所以段小莊萎了,很沒骨氣的不吭聲了。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他等會兒還想在姬冰雁家吃喝呢……

楚留香又給姬冰雁解釋了,「這是陸小鳳先生,你客氣點,他可是如今最受歡迎的小說作者。」

姬冰雁冷哼道:「除了舞弄筆桿子還會什麼?」

楚留香看向段小莊。

段小莊:「……不會了。」

「哼。」姬冰雁哼了一聲,忽然又道:「你叫陸小鳳?那本“穿越之我是秦始皇”就是你寫的?我看過,你說說,為什麼主角最後沒有把碧奴收了?」

段小莊囧了,搞半天武功高和喜歡看意淫小說沒有必然關係啊?

說到這裡,不得不插播一個關於「穿越之我是秦始皇」的趣事。

姬冰雁提到的這本「穿越之我是秦始皇」其實是段小莊最負爭議的作品,也是最火的作品之一。他之前寫的小說雖然受歡迎,但因黃暴白爛,很為一些道德君子、名士詬病,甚至有人專門寫文章批評。

「穿越之我是秦始皇」是寫的一個當朝人穿越成秦始皇,提前一統天下,成就鐵桶江山,收遍六國美人的故事。這就會涉及到很多歷史知識,段小莊又不是專業人士,所以這篇小說在大火的同時,也有很多匿名人士給秦儒小說報投稿,將文中錯誤之處一一指出,大批特批,狂罵作者沒常識。

秦老闆一看那文筆就樂了,雖然通篇在罵段小莊,但一看就是筆力深厚學識豐富的學者才能寫出來的,而且肯定細細品讀過文章……嘖嘖嘖,這些大儒一邊批評段小莊文章黃暴一邊自己偷偷摸摸看是鬧哪樣啊。

最後在段小莊「不掐不火」的提議下,秦老闆乾脆把這些信都刊在報上,連載起這些披著馬甲的大儒們互掐——因為他們各自對當時的歷史也有自己的見解,所以成了一邊互掐一邊噴段小莊。

因此,在「穿越之我是秦始皇」連載期間,秦儒小說報成了很多士子喜愛的學術讀物。既有意淫必備讀物,又有名家精品辯駁,最後這些評論甚至出了單行本。

姬冰雁說的「碧奴」就是此文中人氣最高的女性角色,不得不說塑造的很成功,而且她還是主角唯一沒得到的女人,因為種種原因,她無法嫁給主角,最後還為了主角,被主角相殺相愛的BOSS基友給殺了,從而引起劇情一個高潮。簡直就像維納斯的斷臂,這就是殘缺美呀,很多馬甲人士在掐段小莊之餘,也不得不承認很喜歡這個角色,還為她作詩。

所以段小莊很委婉的回答:「你不覺得這樣文章更有戲劇衝突嗎?」

姬冰雁淡淡道:「不覺得,我只覺得很不爽。」

段小莊頹了。好吧,他也知道大家看書就是要爽,要圓滿。他本來也不想寫死碧奴啊,只是想讓她成為主角得不到的紅玫瑰、白月光。都怪那些馬甲人士,在碧奴還沒死前就巴拉巴拉說碧奴最後肯定會死,真是令人惋惜啊,說的有理有據,段小莊這才一時沒把持住,讓文學戰勝了惡俗……搞得最後無數普通讀者哭著寫信罵他啊!

楚留香還一本正經的加入討論,「雖然有些遺憾,但不得不承認,這讓文章給人留下的印象更深了。」

是啊,女主掛了,悲劇了,印象多深啊,擱現代他都要被狂熱粉絲刷負分了。

姬冰雁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和我合作?」

「合作?」段小莊腦子轉得很快,立馬接到,「雖有心,但我已經和秦儒小說報簽了五年契約。」

操,在現代是五年賣身契,到古代還是五年。

姬冰雁道:「這不是問題,我可以和秦儒的老闆談,我給銀子,買下你一半身契,以及文章刊登在我的報紙上的權利。」

「你辦了報?」

「簽下你就有了。」姬冰雁說:「秦儒小說報發行不到這邊,我看的都是別人從京城帶來的,光憑你前幾部小說,邸報前期的文章就不成問題了。」

太聰明了!段小莊忍不住為姬冰雁的商業眼光喝彩。

段小莊立刻道:「這樣成了你就是我半個老闆了,老闆好,老闆合作愉快。」

姬冰雁「嗯」了一聲,「如果我辦的報發展順利,三年後你到我這裡來吧,待遇加三成,每年分紅。」

他的話什麼意思?意思是三年後他就可以挺進中原市場了!

報紙都還沒辦呢,就想著把還沒合作的夥伴的市場份額給吞光後怎麼慶祝了。

這種人不發財,什麼人發財?

這就是傳說中的「跟著我有肉吃」了吧?段小莊簡直覺得姬冰雁才是穿來的了。

他果斷投誠,「那當然,我太願意了。」

姬冰雁:「好,那我就和秦儒小說報聯絡了。」

目睹兩人為了三年後的待遇達成協議的楚留香和胡鐵花也是那個想法:這傢伙不發財,誰發財?

 

 

第四章

在和段小莊達成默契後,姬冰雁的態度大變,對他那叫一個和藹可親。當然了,這就是以後姬氏文化產業的頭號招牌了,一個合格的老闆對搖錢樹態度自然要好。段小莊也從善如流,一口一個老闆喊得可親熱了。秦老闆,不要怪我,誰讓你把我出賣給楚留香!

當三人要離開時,姬冰雁也坐上了他的馬車。

胡鐵花說:「你這是要去哪裡?」

「我和你們一起去。」

「別開玩笑了,你……」胡鐵花頓住了,看著他的腿不語。

姬冰雁淡然道:「我的搖錢樹要和你們一起去,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帶個拖油瓶,但若是發生了什麼事可怎麼辦,你們上來吧。」

「不行!」胡鐵花急道:「你別去了……」

楚留香拉住他,悠然道:「好了,我們上去吧。」

胡鐵花瞪他,「老臭蟲,你怎麼能這樣。」

楚留香含笑道:「讓你上去自然有讓你上去的理由,他願意去,自然也有願意去的理由。」

胡鐵花好像領悟了什麼,被楚留香推著上去了。

段小莊看著高大的馬車:「……」

好吧,不知道他能不能試著……爬上去。

 

***

 

段小莊坐在馬車裡,像隻剛被閹了的小公雞。

胡鐵花撇著嘴道:「陸小雞,你也太丟人了吧,這都上不來,還摔了一跤。」

靠,你以為那種高度是隨便什麼人都爬得上的嗎?武林高手也不要隨便看不起人啊!段小莊捂著摔青了胳膊,滿身塵土,灰撲撲坐在三個高手中間被圍觀,大概在他們的世界裡還沒有上不去馬車這個概念吧……

段小莊悶悶的道:「我不叫陸小雞。」

哥不叫陸小雞,何況你也不是司空摘星。

「嘖,還發脾氣。好吧,陸小鳳。」

哥更不叫陸小鳳,這裡是楚留香傳奇。

姬冰雁道:「體力確實不大好,這麼怎麼能更好地為老闆工作呢,小陸,好好鍛練身體啊。」

段小莊苦逼著臉說:「是,老闆。」

 

「說到這個,」姬冰雁從懷中掏出一張紙,「我和秦老闆已經聯繫上了,談得很愉快,他得知你在我這,托我帶封信給你。」

這麼有效率?果然是有錢人。

段小莊接過信,展開。

血淋淋的大字佔據了紙面,刺目驚心。

「你再不交稿,回來就一起以死謝罪吧!老闆我已經被讀者包圍三天三夜了!」

血書催稿。

很久沒發生這種事了啊,段小莊不禁懷念的想起,在現代時他也常常被自己那個小受責編各種催稿。比如在他通宵不碼字時打電話過來,用幽怨的聲音說:「再不交稿我們就一起淋汽油自焚吧。」又或者是把一個骨灰盒擺在他電腦旁,說:「XX日前不交稿,我們可以一起住在這裡面。」

不過想完他就覺得自己賤了,這有什麼好懷念的啊!

楚留香瞧見那抹刺眼的紅色,微微一笑,「看來你要煩惱怎麼向讀者解釋。」

段小莊:「……」

說的也是,他不僅要解釋為什麼這麼多天沒更新,還要解釋為什麼才連載了三章的小說不能繼續了!更要寫個新坑堵住讀者的嘴!

段小莊幽幽的看著楚留香:「我恨你。」

楚留香摸摸鼻子,「嗯,很多女人都恨我。」

胡鐵花補一句:「又愛又恨。」

段小莊:「……」

三個人一面喝酒一面討論,段小莊就狂吃姬冰雁收藏的美食。

這真的可以算是段小莊穿越以來,不,加上穿越以前,也是吃的最豪華美味的一餐了。

這種暴發戶一般的生活多麼美!

姬冰雁說:「我們先睡一覺,不能浪費精力!」

於是他們三個一起躺在榻上。

段小莊啃著一根金華火腿看三個狗男男躺成一排,這種場景要讓女頻的寫手看到尖叫聲還不把屋頂都掀翻,看胡鐵花還睡中間,肯定是總受。

胡鐵花笑著喃喃道:「我們三個又睡在一起了,就像十幾年前一樣,那些甜蜜的美好的日子。」

段小莊:「……」

楚留香:「……」

姬冰雁:「……」

胡鐵花:「……」

楚留香摸摸鼻子,「難道我們做了奇怪的事?否則他的眼神還真是讓我不解。」

胡鐵花忍不住翻身坐起來,換了個地方躺下,「不聊了,我看我還是睡那邊好了。」

段小莊是真的無法控制自己不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雖然早就看過原著,但是親耳聽到胡鐵花說出這麼腐的臺詞,他還是扛不住啊。本來很溫情的場景,三個人卻都因為段小莊毛骨悚然的眼神而不自在。

姬冰雁木然把一方手帕罩在眼睛上,翻身背過去睡著了,最後只剩楚留香和段小莊對視。

段小莊放下火腿,矜持的道:「香帥,我也休息了,午安。」

楚留香身形晃了一下,段小莊只覺得眼睛一花,就被楚留香摟著躺在榻上,剛好占了胡鐵花原來的位置——也就是他下過定論的總受的位置。

段小莊:「……」

楚香帥笑道:「晚安。」

段小莊:「……」

 

***

 

經過數日的跋涉後,他們才抵達了沙漠邊緣的小鎮。在購買了水並將馬匹賣出去後,這才正式進入沙漠。為了不被曬傷——段小莊可能是一群人中唯一有這種煩惱的人了。這麼說吧,這個團隊中有三種人,第一:武林高手;第二:生存能力很強的人;第三:段小莊。

因為常年宅在家裡,他的皮膚蒼白到有些不健康,而且可能是由於不規律的作息,也有些脆弱,他把自己層層包裹,然後對大家說:「看,我是阿三。」雖然沒有人意識到他幽了一默。

沙漠是個恐怖的地方,白天熱得要命,夜晚卻凍得讓人發抖,強烈的氣溫差異使得段小莊不止一次後悔自己為什麼手賤寫小說。而且行走在沙漠裡,對水的控制絕對是一個在現代長大的人無法想像的。

段小莊一邊抱怨一邊苦苦等待劇情下一步開展,書上寥寥數十字,他卻要等待很久。

當聽到馬蹄聲時,段小莊興奮了,雙眼發亮,小說終於熬過這數十字了。

五匹馬,四個人,武師打扮,他們面帶驚懼之色,拔出佩刀對著虛無的空氣砍殺,用盡平生力氣,就為了斬殺那並不存在的惡魔,最後四人盡皆力竭而死。

段小莊摸著最後死的那個人的肩膀,期期艾艾的道:「我好像摸到什麼了……」

姬冰雁蹲下來,在屍體肩膀上一劃,一顆鴿蛋那麼大的寶石,骨碌碌滾了出來,綻放著迷人的光芒,仿佛最璀璨的那顆明星。

極樂之星。

段小莊目光炯炯的看著姬冰雁:「你這麼有錢,一定不稀罕它了?」

姬冰雁隨手一拋,段小莊眼疾手快接住,「謝謝,我的了!」

這要是回現代,拿這個鑲在首飾上,不知道有多少妹子要排隊和他結婚呀。

楚留香道:「我還以為文人都是輕富貴之人呢。」

段小莊聳肩,「能輕富貴,也不能輕一輕富貴之心,我要是能輕富貴,就不賣字了。」

楚留香笑道;「有趣。」

段小莊把寶石舉在眼前,凝視它,「我們家的傳家之寶告訴我,附近有綠洲,誰信?」

楚留香忍俊不禁,「傳家之寶?好吧,我先說,我信。」

根據原著所說,石觀音所在的地方離這裡不遠了,而那個地方,距離綠洲也就是三天路程了。在段小莊的著意安排下,他們避開了石觀音和她的手下,跟著石駝尋找水源。

 

 

第五章

水已經沒了,雖然段小莊知道還有三天才能抵達綠洲,但是他真是耐不住渴,嘴乾得都要冒煙了……他是有多賤,才當寫手啊!又是賤到什麼程度才進沙漠啊!

第四天清晨,他們終於抵達了綠洲,也是琵琶公主裸浴的地方。

在段小莊的偽「陸小鳳」大綱裡,主角就是在這裡把琵琶公主弄上手的,你們懂的,就像牛郎織女那樣,偷看女人洗澡的人無罪,特別他是個帥哥的時候。因為段小莊的計畫,所以眾人都不知道石觀音的存在,一起向綠洲前進。

清潭,綠葉,沙縵,美人。

美麗的公主,她正在裸浴。

……除去石駝後的四個男人,正在偷看。

段小莊:「香帥,以你花叢遊蕩多年的經驗,這個女人能打多少分?」

胡鐵花:「為什麼你不問我?我也遊了蠻多年,我覺得滿分!」

楚留香:「滿分十分的話,我打九分。」

段小莊對胡鐵花說:「這就是我為什麼不問你的原因。」

胡鐵花:「……」

楚留香摸鼻子,「我們非得在這裡討論這個嗎?」

段小莊想說那當然,在來古代之後他已經很久沒見過裸女了,如果老天允許他穿越時帶一樣東西,他不帶槍也不帶炮,只希望能有一本蒼老師的寫真集。

 

少女眼波流轉間,似是發現這邊有人,往這邊一轉,就看見了這四個男人。她美麗的臉瞬間扭曲了一下,而不是像原著那樣大方的出浴。

這不難理解,如果織女洗澡時牛郎還帶了他兄弟們去偷看,估計織女也不會嫁給他了。

偷看本就是尷尬的事情,何況是和一群人偷看,楚留香摸摸鼻子,帶頭轉過身去。不過琵琶公主並沒有領楚留香的情,拍拍手,兩個凶神惡煞拿著武器的武士就朝他們這邊來了。

作為一個戰鬥力負五的渣,段小莊自覺地退後一步,觀賞男主角虎軀一震,KO士兵甲和士兵乙。

此時琵琶公主也披上了衣裳,憤怒又有些害怕的看著這邊。

楚留香舉起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美麗的姑娘,在下……和在下的朋友,沒有惡意,我們只是不小心看到了。」

琵琶公主冷冷道:「然後順便不小心給我打了九分?」

楚留香:「……」

琵琶公主看著帥哥尷尬,態度也緩和了一些,道:「你們偷看了我洗澡,還打傷了我的侍衛,現在,你們想做什麼?」

楚留香道:「我只希望能求得姑娘的諒解,並且是否能問一問此處的情況。」

琵琶公主凝視他,「你的身手很好,不知道你敢不敢跟我來。」

說罷她轉身走了。

楚留香跟上。

段小莊攤手,「或者沒人邀請我們也還是要跟著?」

其他人:「……」

 

***

 

  跟著琵琶公主來到帳篷裡,上首的龜茲王笑著道:「各位,我的琵琶公主,新浴之後是否更加美麗了?而且我的公主,似乎帶了幾位客人來?」

  她到了龜茲王身旁,俯身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龜茲王道:「哦?這位年輕人還在幾招內就打敗了你的兩名護衛?」

  琵琶公主點點頭。

  龜茲王十分熱情的道:「太好了,請坐,年輕人,我的護衛都是好小夥,你居然能在幾招內打敗他們,果然是英雄出年少啊。」 

  「過獎了。」楚留香從善如流的坐下來。

  其他五人正要跟著坐下來,一個綠衣人忽然道:「他坐下來是因為打敗了兩名護衛,那麼你呢?閣下又是何方高人?」

  段小莊左看右看,確定是在說自己,不由得在心底罵了一句:挑得好,柿子就是要挑軟的。

綠衣人冷笑道:「不敢回話嗎?」

段小莊也學他冷笑一聲,「真正的高手,從不與人爭口舌之利。」

「你的意思是你是高手?」他說著這話,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段小莊腳步虛浮,乾瘦無力,就算是琵琶公主都能和他一較高下。

段小莊掂量了一下,估計雖然綠衣人打五個他有餘,但他後面站的人打十個八個綠衣人也有餘,一下子有底氣了,信心滿滿的低頭做孤傲狀,就好像綠衣人問了一個多麼愚蠢的問題。

綠衣人大概還沒見過沒本事又這麼能裝逼的人,「敢問閣下名號?」

段小莊悠然道:「以前,有個叫東方不敗的高人……」

綠衣人打斷他,「你叫東方不敗?沒聽過,而且你很自負。」綠衣人大概是根據大家說「我朋友」的經歷,那個「我朋友」、「某人」一般等於「我」這個定律,判斷段小莊是在說自己。

「我不叫東方不敗,聽我說好嗎?」段小莊白了他一眼,「後來他輸給了我,在那之後我就改了個名字,我之前叫什麼名字便不重要了,你只要知道,在那之後,我就叫:獨孤求敗。」

綠衣人:「……你還是說說你之前叫什麼名字吧。」

段小莊攤手,「好吧,我之前叫西門吹雪,西門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

綠衣人:「沒聽過。」

段小莊嗤之以鼻,開玩笑,這要是陸小鳳的世界,你就得被嚇得跪下來了。

綠衣人深呼吸,「好了,不管你叫什麼,敢和我過兩招嗎,否則我想你也不配參加這場宴席。當然,以你的身手,你可以直接認輸。」

段小莊:「我就不知道“輸”字怎麼寫,而且我也不想在這種還沒吃飯的時刻打架,我可以看出來,你身上的殺氣很重,你是個殺手?」

綠衣人點頭,「倒有點眼光。」

琵琶公主道:「這位就是江湖上有名的“殺手無情”杜環。」

段小莊道:「“江湖上有名”?比之中原一點紅哪個更有名?」

杜環的臉一下像他的衣服一樣,綠了。中原一點紅乃是中原第一快劍,也是第一殺手,任何人能比稱作第一,哪怕是天下第一木匠,那都是不簡單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這狀元可不好取。

段小莊看楚留香仍是一臉微笑地看他裝逼,覺得要是被揍他肯定不會不管,於是接著道:「中原一點紅啊,在我面前就是個戰鬥值五的小角色,或許你孤陋寡聞,但我西門吹雪當年是被稱為劍神。」

杜環:「沒聽過,也沒見過自賣自誇的劍神。」

段小莊真相再提醒他一次:這要是在陸小鳳的世界你他媽早趴下了!

「在座也有劍客,我想問你們,你們可知道劍的最高境界是什麼?」段小莊環視一圈。

左面就坐了龍游劍吳家兄弟,他們似乎覺得有些意思,問道:「願聞其詳。」

段小莊在腦海中過了一遍看過的武俠小說中關於劍的理論,「其實沒有最高的境界,只有更高的境界,但是我敢肯定,目前最高的境界,一定是我的境界。你們一定很奇怪,為何我自稱“劍神”手中卻無劍。」

確實,如果他真的一名劍客,那麼劍是絕對不該離手的。

「那是因為我手中無劍,心中有劍。」

不止是吳家兄弟,所有人都面露訝異,不管什麼武功,到了一定境界,其實都相通了。

段小莊淚流滿面,感謝楚留香,他穿越兩年終於有機會做個真正的穿越者了。

 

杜環還是有些不可思議:「你腳步虛浮……」

段小莊果斷打斷他:「返璞歸真。我覺得吧……」

說到一半,他驟然停住。

一柄金戈破空而來!

「啊——」段小莊一聲大叫,手舞足蹈的抱住楚留香。楚留香只是身形一閃就已經一手夾著段小莊,一手夾著金戈。

杜環:「搞半天,不過是個吹牛皮的。」

段小莊:「……」

高手居然這麼不好裝!

段小莊覺得,要不是這個世界的NPC智力太高,要不就是他穿過來真的就是種田的。

 

 

第六章

金戈被楚留香拿下,龜茲王看著楚留香身手,對女兒的話更是信服了。只是杜環卻不肯甘休,陰陰一笑道:「西門吹雪,你既然敢騙人,就不要怕後果,出來受死吧。」

段小莊又不是傻子,他指指胡鐵花,「你先打贏他,敢嗎?」

杜環道:「打贏他你便出來受死?」

「是指點你,」段小莊笑嘻嘻的道:「不過若是僥倖打贏了,再和這兩人比,全贏了才能和我比。」他指的另兩人自然是姬冰雁和楚留香,這兩人加胡鐵花都是對當世高手,怎麼可能輸給杜環。

杜環臉上泛起潮紅,「欺人太甚,我就讓你心服口服。」

他手上帶著五個淬毒的光環,直探胡鐵花胸口。

可是胡鐵花只是輕飄飄的伸手一拍,就夾住了杜環的手,不知如何用力,就輕易的斷了杜環的手腕。

「如此愛說大話,不如我讓你再也說不出來。」

帳篷內的一個人忽然站起來,「蝶雙飛,莫非閣下竟是彩翼滿花間花蝴蝶麼?」

除了楚留香一行人,其他人都變了顏色。他們沒想到此人武功如此之高,談笑間廢了杜環的手腕,更沒想到這個看起來亂糟糟的漢子竟然就是昔年與盜帥楚留香齊名的胡鐵花。

胡鐵花苦笑道:「十年了,沒想到還有人認識我。」

那人又看向楚留香,「那麼,這位應該就是盜帥楚留香?」

此言一出,在場人更是紛紛交換驚詫的眼神,小聲低語。

楚留香道:「何以見得,難道與花蝴蝶在一起的,就一定是楚留香嗎。」

那人道:「在下雖然見識淺陋,卻也知道“雁蝶為雙翼,花香滿人間”。昔年楚香帥左有飛雁,右有彩蝶,笑傲江湖,縱橫天下。」

他說到這裡,段小莊忍不住腹誹,楚留香你基情果然天下聞,都知道你左擁飛雁,右抱彩蝶……也太香豔了吧,雙飛什麼的。

楚留香但笑不語。

琵琶公主眼波流轉,插言道:「不管是什麼人,總是我和父王的座上賓,何必如此沉悶,諸位還請入座,聽我一曲琵琶?」

她一個眼色,一個侍女送上琵琶,又有一個扶著杜環出帳篷去。

楚留香從善如流,「想必琵琶公主的琵琶,定是夠精妙的,不然也不會叫做“琵琶”公主了。」

段小莊緊跟著他坐下,小聲道:「那叫太平公主就真的太平了麼,叫丹鳳公主,就飛得很漂亮了麼。」

楚留香:「……」

片刻,他問:「誰是丹鳳公主?」

段小莊拍了下自己腦袋,「沒事,那是陸小鳳的女人。」

楚留香含笑看他:「我倒不知道陸先生還有位公主情人。」

段小莊:「嗯,我意淫的。」

楚留香:「……」

宴完之時有金甲武士匆匆通報,龜茲王便請幾人去歇息了。

楚留香、胡鐵花、姬冰雁和段小莊在一個帳篷,一進來段小莊就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叫了一聲。

胡鐵花被嚇了一跳,「書生,你做什麼一驚一乍的?」

段小莊在懷中一掏,把極樂之星摸了出來,臉色煞白。方才那個金甲武士進去在龜茲王耳邊說話時,他就忽然想通,他做什麼要拿這個人人都想要它的燙手山芋。而且重要的不是人人都想要,而是被人知道極樂之星在他這裡才不妙。

現在想要極樂之星,並且知道它的秘密的人,是石觀音,段小莊覺得自己實在對付不了那個變態女人。

段小莊越想越怕,把極樂之星塞到楚留香手中。

楚留香微笑道:「這是何意。」

「給你。」

楚留香搖頭道:「在下可不想做先生的義子。」

段小莊:「……什麼?」

楚留香道:「這不是先生的傳家之寶麼?」

看著楚留香戲謔的神情,段小莊尷尬的咳了聲,「你幫我保管一下。」

楚留香似笑非笑的道:「先生是覺得這樣貴重的東西,自己拿著容易丟,放在我這兒不容易丟嗎?那在下可要收取保管費了。」

一提到錢,段小莊反射性的回答:「別自戀了,放你那兒也安全不到哪裡去,盜帥。」

「……」楚留香摸摸鼻子,「對了,方才那個金甲武士進帳篷後,我竟聽到他提起“石觀音” “極樂之星” “彭一虎”這樣的字眼。」

胡鐵花訝然道:「石觀音?那個江湖中最美麗最毒辣武功也是最高的石觀音?」

段小莊下意識的回答:「就是她。」

楚留香若有所思的瞥了他一眼,「石觀音竟然就在此處,而且涉及這顆極樂之星,看來陸先生是怕了石觀音,才將極樂之星放在我這兒啊。」

段小莊訕笑。

胡鐵花道:「那現在怎麼辦?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我怎麼覺得是大家都在搶這顆寶石啊。」

段小莊喃喃道:「是我的傳家之寶……」

姬冰雁道:「那就是你的。」

段小莊感動的道:「老闆,那石觀音要是來找我們麻煩,你可一定要罩著我啊。」

姬冰雁道:「你不如先想想新文寫什麼,回去也要立刻寫。」

段小莊「嗷」了一聲,抱住頭。

這時有人在帳篷外道:「四位可就寢了,在下能否進來拜訪?」

說話的是原著中那個給胡鐵花做媒的青天劍客吳青天。

楚留香朗聲道:「請進。」

吳青天一進來就不住的看段小莊,和他寒暄。段小莊忽覺不妙,「吳大俠,你老是看我做什麼?」

吳青天笑道:「因為閣下好事將近呀。」

段小莊心中頓時神獸過境,劇情好像發生變動,難道要娶大公主的竟然變成他?

果然,吳青天笑呵呵的道:「實不相瞞,在下是代替龜茲王來求親的,大公主對閣下一見傾心,希望能成同心之許。」

少數民族妹子多奔放啊!如果不是那個大公主太醜,而且代替她圓房的就是石觀音,段小莊是絕對不介意娶一個異族妹子的。可是其他三人都用十分奇怪的眼神看他,比起羡慕嫉妒恨,更多的是驚訝。怎麼看他們四個人中,就算是姬冰雁,也比段小莊看起來有競爭力多了啊。從來美人愛英雄,怎麼美麗的公主竟然會選段小莊這麼一個身上沒幾兩肉的書生呢,實在令人費解。

段小莊乾笑道:「怎麼會呢,公主怎麼會看上我這個小人物呢。」

吳青天道:「閣下何必妄自菲薄呢,大公主聽了閣下對杜環說的那些話,覺得閣下必然是個深藏不露的人……」

段小莊連連擺手:「沒,真沒藏。」

「……」吳青天乾笑一下,「總而言之,請閣下快些考慮一下,在下可認為這實在是天作之合啊。」

段小莊乾巴巴的道:「給我半個時辰吧。」

吳青天連連應好,退出了帳篷。

段小莊決定力拒到底,反正拉著楚留香,看他們能把他怎麼樣,他就是怕落到石觀音的魔掌中。

楚留香摸著鼻子,魅力竟然不及段小莊,他頗有些酸溜溜的道:「陸先生果然魅力非凡,想必一直受女孩子歡迎。」

段小莊心想如果指的是腐女的話,那他以前還真挺受歡迎。

姬冰雁卻悠悠道:「不可能,看他文中寫的那些女孩子就知道,他對女人瞭解不深。」

這是對魔法師赤裸裸的歧視啊,就某些方面,以前經常幫老媽買生活用品的段小莊覺得自己比他知道的多多了,比如衛生棉要有護翼加長防側漏的最好……

段小莊也學楚留香摸鼻子,「我還巴不得把那位大公主讓給你呢。」

楚留香道:「哦?這是為什麼?」

段小莊道:「我比較喜歡不會武功的。」

他本意是指石觀音武功太高,無福消受,不想其他人理解錯了,楚留香還笑著道:「不錯,琵琶公主的武功十分高,如果你們成親了,你必然是要懼內了。」

段小莊無所謂地道:「沒事,他們求得是西門吹雪。」

敢嫁給劍神的女人,要做好死的準備喲。

創作者介紹

昕墨工作室

昕墨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